专题

Dungeon Family,并不肮脏的南部浪潮

   Category: 专题.

@蛋扯扯Jo / 2016-08-13

正文:

33953cfa98beecc4710713be4d344231_b

在20年前的亚特兰大街头,也有着一群混不吝的少年,他们有着深层次的梦想,当然需要体现在不同的地方,包括Rico Wade,一个亚特兰大少年,一个单拎出来你可能不太熟悉的名字,在90年代初,Rico Wade一直是亚特兰大街头颇有名气的地下制作人。1990年,一支名叫2nd Nature的女子组合找到了Rico Wade和他的另一位好友Jermaine Dupri,希望两位能为组合制作一张Demo Tape,并以此作为组合进军亚特兰大当地厂牌LaFace Records的敲门砖,Rico Wade应允了,并将2nd Nature介绍给了LaFace Records旗下的女歌手Perri “Pebbles” Reid,后来她成为了LaFace Records创始人之一的L.A. Reid的夫人,Perri “Pebbles” Reid看到了2nd Nature的潜力,将她们签入了LaFace Records,并改名为TLC,由Rico Wade负责组合的制作工作。到了1992年,当Rico Wade遇到了Patrick Brown和Ray Murray两位制作人,三人联合组成了一支极具水准的制作团队服务于LaFace Records,于是便诞生了这个耳熟能详的组合——Organized Noize。

1992年,在亚特兰大East Point的Tri-Cities High School,Rico Wade遇到了热爱音乐的两位怪才安德烈——Antwan André Patton和André Lauren Benjamin,这两个小伙子自发的在当地的自助餐厅开始了一场即兴Battle大赛,这可相当对Rico Wade的口味。隔了几天,Rico Wade将这两个孩子带到Lamonte’s Beauty Supply Shop进行当面测验,结果让他惊讶无比的是,在每个人将近40分钟的表演中,Rico Wade看到了深受A Tribe Called Quest潮流影响的制作风格,但是更具爆发力。

129557194f4c9a6f9d7068a1ebe9e5d5_b

自然而然的,Rico Wade将两位安德烈带到了LaFace Records,厂牌创始人L.A. Reid当时主要负责Island Def Jam Music Group的经营工作,并没有将重心放在LaFace Records,当时的LaFace Records主要沿着另一位创始人Babyface的风格在运营着,更多地向着New Jack Swing和R&B方向发展,旗下的艺人除了TLC之外还有25岁的Toni Braxton和14岁的Usher,于是Rico Wade开门见山并直截了当地对L.A. Reid说:伙计,是时候开始新的路线了。当然在一开始L.A. Reid对于这种想法并不感冒,他并不认为这两个少年值得栽培,但是Rico Wade得执着使他还是将两位安德烈接纳进入了自己的组织,并将两位组合成团起名为Outkast。

至此开始,说唱成为了LaFace Records旗下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1993年,Perri “Pebbles” Reid创办了自己的厂牌Savvy Records,旗下收入了三位地下饶舌歌手Mello, K.P.和Big Reese,Perri “Pebbles” Reid将三人组合成了饶舌团体Parental Advisory,并在旗下发行了厂牌的第一张作品”Ghetto Street Funk”(我在微博上推荐过这张专辑,欢迎下载),由Organized Noize主打制作,这是公认的最早的一张”Dungeon Family”作品。作为一张半试验性质的饶舌作品,”Ghetto Street Funk”在那一年的作品中并没有获得太大的关注度,人们还是更加喜欢将目光投放在Ice-T和Naughty By Nature们身上,于是在1997年,当Perri “Pebbles” Reid和L.A. Reid离婚之后,Savvy Records这个并不成功的厂牌也宣告关闭,只留下了两张并不为人熟知的作品。

但是Rico Wade的伯乐属性并没有令人失望,他又为LaFace Records带来了四位风格另类的本土街头少年——Cameron Gipp, Thomas DeCarlo Callaway, Robert Barnett和Willie Edward Knighton,他们自称为Goodie Mob,集中注入进了LaFace Records的人才库,这给予了L.A. Reid极大的信心。于是经过了一年多的打造,LaFace Records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饶舌专辑”Outkast – Southernplayalisticadillacmuzik”,这张由Organized Noize全力制作的作品,以及其中的一首”Player’s Ball”,极大地吸引了L.A. Reid的兴趣,使得他对于Outkast的看法瞬间改观,这首单曲甚至吸引了只要看到商机似乎哪哪儿都不会缺的P. Diddy,他操刀了”Player’s Ball”的音乐录影带,这也成为了初出茅庐的P. Diddy的得意作品之一。同样地在这张作品中,Goodie Mob在”Git Up, Git Out”和”Call of da Wild”中献声,两支组合在第一次结合到了一部作品中。”Southernplayalisticadillacmuzik”最终达到了白金销量。

b0bee60857feb6e64b0fb96391353c0f_b

Rico Wade是一个天才,他会把工作室和录音室收拾的井井有条,却在自己的卧室中把衣服鞋子随意丢弃。同样地就音乐制作方面来说,Organized Noize从来没有其固定的制作套路,同时你会发现,Organized Noize在制作上会尽可能去运用灵魂乐的元素,却鲜少采样,这一点在”Goodie Mob – Soul Food”上体现的尤为明显。1995年,伴随着”Goodie Mob – Soul Food”的发行,Organized Noize将南部说唱和LaFace Records带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OutKast在其中也有献声。Organized Noize用两张风格不尽相同却又万变不离其宗的作品,催生出了一种独特派系,为南部说唱打下了烙印,包括之后Outkast发行的专辑”ATLiens”, “Aquemini”,Goodie Mob发行的专辑”Still Standing”, “World Party”,以及”Society of Soul – Brainchild”, “Witchdoctor – A S.W.A.T. Healin’ Ritual”等一系列作品,在一定程度上说,那个年代的南部风格,很多时候都可以打上Organized Noize Productions的记号。

1995年发生过这么一段趣事,在帮助TLC制作了大热单曲”Waterfalls”之后,Interscope Records的老板Jimmy Iovine为Organized Noize递上了一纸2000万美元的合约,可是Rico Wade发现,当自己来到了纸醉金迷的加利福尼亚,毒品、酒精、美女和摇滚,使他们无法找到再次制作的灵感,Organized Noize完全没能找到在西部的归属感,于是在将1700万美元的支票放在Jimmy Iovine的桌上之后,Organized Noize回到了他们的家——LaFace Records。

在回到LaFace Records后,Organized Noize依旧为Outkast制作了很多经典的作品,但是稍显讽刺的是,2003年的专辑”Speakerboxxx/The Love Below”是Organized Noize唯一一张没有参与制作的Outkast专辑,但也正是这张专辑,为Outkast带来了超高的专辑销量以及格莱美奖。

之前人们一直对于这些作品没有统一的说法,它们在更多程度上代表的是南部说唱的一种类型,以及Organized Noize多元化的制作风格。直到2001年,由Organized Noise打造,囊括了Outkast, Goodie Mob, Parental Advisory, Bubba Sparxxx, Witchdoctor, Killer Mike等一票饶舌歌手,统一以Dungeon Family为名发行了一张名为”Even in Darkness”的专辑,之所以称之为”Dungeon”,其名字还是来自于Rico Wade在Headland and Delowe居住时那间充斥着大麻、粗口和灵感的地下工作室。

261dd55f6749ba0bd0d65b505b51b3d0_b

所有成员在”Even in Darkness”中任意穿插搭配自由发挥,搭配Organized Noize行云流水的制作,使人们认识到这些饶舌歌手们之间不可忽视的渊源。”Dungeon Family”更多的指代了从90年开始的南部说唱的一种风格,它并不是一个系统组织,也不是依靠人脉之间的相互流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Native Tongues”很相似,它是一种起源与南部的饶舌风潮。

当然现如今,我个人似乎更愿意承认Run the Jewels更加符合”Dungeon Family”的风格只不过更加的Hardcore一些,但从骨子里来说Killer Mike还在一直追随着”Dungeon Family”的脚步,而Future这种对于”Dungeon Family”的沿袭,虽然他一再强调着这种由内而外的南部基因,但在他的音乐中,确实缺少了”Dungeon Family”那种随性不吝的南部因子。尽管不是完全的一脉相承,但我似乎更喜欢”Nappy Roots – The Pursuit of Nappyness”一点。

尽管如今他们的产出已经少了很多,但Organized Noize还是那个在精益求精地挥洒创作才华的异类天才,2016年3月22日,Netflix发布了一部名为”The Art of Organized Noize”的纪录片,或许我们仍然能从一些采访的字里行间和图像中,怀念起曾经南部的那些辉煌岁月,同时期待着Outkast, Goodie Mob等的重组,再带给我们缺失已久的情怀。


 

 

附录:十首最经典的Dungeon Family单曲

1. Outkast – “Player’s Ball”
2. Goodie Mob f/ Cool Brezze & Big Boi – “Dirty South”
3. Bonecrusher  f/ Killer Mike & T.I. – “Never Scared”
4. Goodie Mob – “Cell Therapy”
5. Witchdoctor– “Holiday”
6. Outkast – “Elevators (Me & You)”
7. Cool Brezze – “CreAtine”
8. K.P.  f/ Envyi – “Swing My Way”
9. Outkast – “Ms.Jackson”
10. Kilo Ali f/ Big Boi – “Love in Ya Mouth”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阅耳 EARTALK

本文链接地址: Dungeon Family,并不肮脏的南部浪潮

 
bottom-logo

更多同类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