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关于HIPHOP,本色对话:兄弟本色(热狗、顽童)专访

   Category: 人物   Tags: , , , , ,   

兄弟本色

写在前面:

在炎热的6月北京,街声StreetVoice 和 腾讯视频 创办的音乐直播节目《大事发声》请到了兄弟本色(热狗顽童张震岳)给大家带来了一场,同样热的发烫的现场直播演出。

OURDEN有幸借这次活动的机会采访到了兄弟本色的成员热狗顽童MJ116,也希望能代表大家问他们一些大家关心的问题。其实在此之前热狗和顽童接受的采访大多都不会有太多跟HipHop音乐和文化非常相关的问题,所以我们觉得,能够跟HipHop艺人一起聊聊HIPHOP文化,这样的事情才更有意义一些 :)

 

▼ 热狗,顽童 Shout-out to OURDEN 的朋友们 ▼

 兄弟本色这个名字是谁先想到的,为什么叫兄弟本色?

guts-4 大渊:

因为我们公司叫本色,然后刚好我们五个平常又像兄弟一样,所以我们就取名叫兄弟本色。

guts-1 热狗: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有点俗气(笑),就是太普通啦。虽然叫兄弟本色很理所当然。后来已经推广出去了就没有办法改了。

就像我一开始叫做Mc HotDog,后来就觉得:“天啊怎么会有一个 Rapper 叫这么挫的名字(笑)”,因为那时候还是一个大学生嘛,只是当作起一个笔名,也没有想到接下来就这样发展下去,误打误撞就叫热狗,等到后来真的发现这名字不太好听的时候已经开始在流传,你也不可能去改名字。兄弟本色也是这个概念,我们很想改的时候,已经散播出去了,所以干脆就叫兄弟本色。

 

 组合成立之前还有想过什么很夸张有趣的名字吗?

guts-2 瘦子:

其实我们之前也没有很严肃的看待组团这个事情,稍显随意的起名后就决定干脆是这样子了,像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就是大家一起表演,然后一起做音乐,觉得化学反应很不错然后一起来组成兄弟本色这个团。所以关于起名字部分反而没有太过多去想。

 

 组团以来最搞笑或最扯的一件事是什么?

guts-1 热狗:

最扯的一件事应该就是写魔兽的主题曲被骂的半死,我们从来没有一首歌的负面评价是这么多的。所以这也算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吧,这一次我们也会从中得到一些经验和教育。

因为虽然大家在一起表演时间都很长,但是我们真正开始在一起录歌也就是这半年时间,我自己本人也是第一次参与这种团体。所以我也是在渐渐开始习惯团体的生活,以前都是单打独斗,现在有了团体后会以团队利益为重,舍弃个人的一些想法,所以想的东西会和以前不一样,所以这都是一直在学习的过程。

 

 团员中谁的球鞋收藏最多?

(兄弟本色团员不约而同指向了热狗)

guts-1 热狗:

可能是因为我年纪比较大嘛(笑)。

guts-4 大渊:

我觉得不是这个问题,是敢买不敢买的问题。他特别独爱AJ1代,他AJ1代的数量大概可以把我家塞满了吧。

guts-2 瘦子:

我不太收球鞋,我都穿 Converse 的。

 

 热狗 – 能否用概括总结从“哈狗帮”到“差不多先生”再到“兄弟本色”这三个阶段?

guts-1 热狗:

我觉得每个阶段和每个阶段状况不太一样,哈狗帮的时候我的状态是:年轻加愤世嫉俗。然后到差不多先生开始慢慢变成熟,现在的状态是已经在这个行业这么久之后想去做一些新奇好玩的事情,所以有了兄弟本色。我很享受现在。

 

 热狗 – 为什么每年圣诞都去上海表演?

guts-1 热狗:

其实具体我也不记得了,可能是因为我第一次在内地的大型演唱会专场就在上海,是在圣诞节,因为是第一次也不知道反应会是怎么样,人来得多不多等等。结果没想到第一次办的很成功,后来就再接再厉继续办第二年,慢慢的就变成一个习惯。然后上海方面的主办单位也觉得要继续办下去。好像圣诞节的演唱会变成上海的一个例行性大事,每年的圣诞节有朋友不知道去哪里玩,不想很落入俗套的去看电影或者吃饭的话,我这里就是一个他可以来的固定 Party。

而且我们每一年在上海表演的节目都在不断呈现新的东西给观众。因为如果每年都差不多大家肯定会觉得乏味。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想着要怎么样去吸引来过朋友的还想要来,没来过的新朋友也想要来。好像一个良性循环,既然我们知道每年都要在这边办的话我们就要准备好新的菜色给这边的朋友。这是一个误打误撞的开始,但却变成一个传统延续了下去。

 

 在北京表演,和别的城市有什么不同?觉得北京的歌迷氛围怎么样?

guts-2 瘦子:

其实我对北京还有蛮多印象的,之前最早热狗在北京做演出的时候,我就是跟他一起过来当嘉宾,那时候第一次来到工体,觉得很震撼,哇这么多人,这么多夜店。那一次玩的满开心的。

后来每一次要来北京的时候都会很兴奋。我觉得这边的朋友知道怎么去享受人生,怎么去玩。包括上一次在北京的演唱会我也觉得唱起来到感觉是非常爽的。

guts-1 热狗:

我觉得北京就是一个非常有文化的地方,作为一个文化重镇,一个大都市,像美国的纽约一样。大家都会想要来这边发展,北京的人文气息会把很多出色的东西聚集在一起。比如说很多说唱歌手也在北京。那因为这边是文化重镇,所以审核的制度也会稍微严格一点。这也就是之前为什么我一直不能来的原因。这是老实话啦。

像最早哈狗帮的歌被禁,我需要澄清一下。有时候这些对我来说也是无妄之灾,因为以前网络资讯不太发达。所以大家对粗口歌都习惯打上热狗写的标签。其实好多根本都不是我写的,只是那个时候大家一听到粗口歌就会以为是我写的,就打包上传。很多被禁的歌我拿来一看,一半以上都不是我写的。

其实最近政策也开始慢慢越来越开放,最近我们报批的歌确实是要把一些粗口脏话去修饰掉,我觉得这个是没有关系的,因为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一个规定。你既然要来给这边朋友表演,就要做一些适当的妥协,不会刻意去唱不能唱的歌,可能十几年前的我会,可现在做这种事我反而认为是很幼稚和不负责任的做法,我们要顾全的是一个大的方向。

 

 大家怎么看待粗口歌词、审查制度与HIPHOP的关系?

guts-1 热狗:

因为HIPHOP就是美国流过来的东西,外来文化,是一个舶来品,有人说HIPHOP是最好的外交政策。其实每个地方都一定会有一群年轻人喜欢这个东西。但是肯定又会将HIPHOP与当地的环境文化做一些结合,不会是那么原汁原味,这是一定的。

其实大家不觉得美国的HIPHOP有点太Over吗?它可以在歌里面广播里面大肆的宣扬,枪支,性。是非常非常直白和露骨的,这一套在我们亚洲就不适用。首先我知道我们的生活不是这样子的,其次我们的家人和朋友也不会鼓励我们去做这些东西。

每个国家地区的文化和社会环境不一样,这就是很多饶舌歌手所面临的挑战,你生活在这个地方,你就要适应这个地方,在游戏规则之下发挥你最大的才能。

guts-2 瘦子:

有一点我必须要讲的就是说,比如像HIPHOP一些直白的歌词都是比较粗口。很多中文饶舌歌手因为这样粗口直白的歌词不能写,反倒是会促使他们歌词文字的发挥变的更淋漓尽致,因为他们必须要用另外的方式和很厉害的 Flow 去吸引他到观众。他要避免掉直白的表达就会想更多的方法去表达自己想说的,慢慢就会形成一个独特的风格。

 

 兄弟本色以后会考虑参演电影吗?或者把自己的音乐故事做成电影?

guts-1 热狗:

说到这里也和大家透露一个讯息,我们兄弟本色正在筹备策划一部微电影,已经在进行当中,包含剧本,最近我们也在上一些武打课和表演课程,都是在为这个微电影做前期准备。

至于自传电影。我觉得现在包括我在内,大家也还是很年轻,做自己的自传电影太奇怪了啦,就像周杰伦现在突然要拍一个自己的自传电影好像年龄也不太符合。我觉得等到我们都60岁了再说才差不多。

 

 最近的闲暇时间或巡演路上都听哪些歌?

guts-2 瘦子:

我最近在听一张台语专辑,李英宏的《台北直直撞》。我真的觉得他这张从制作到各方面都挺特别的。

guts-4 大渊:

最近在听电台里的新歌榜单,因为我想要学习很多新的元素。

guts-1 热狗:

其实最近在听嫩桃弟弟的歌,讲真的虽然网络上很多人都在批评他,可是我觉得他蛮酷的,而且进步神速,他风格非常美式。所以我要在这边 Shout-out 嫩桃弟弟,坚持下去,我觉得你很酷!

guts-4 大渊:

你是鼓励他继续堕落吗,哈哈哈

 

 大家最喜欢自己哪一首歌?

guts-2 瘦子:我帮大渊说,他最喜欢的一首是《质感老乡》,他的经典之作。

guts-4 大渊:那也是我唯一的一首(笑)。

guts-2 瘦子:我自己蛮喜欢的一首是《脱罪》。

guts-1 热狗: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最喜欢哪首,没有特别的喜好。

反正每首歌出去了都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单独偏爱哪一个孩子。

guts-3 小春:我也都还好,没有特定最喜欢哪一首。

 

 大家会在创作的时候从老歌里找灵感吗?

guts-2 瘦子:

热狗常常会拿一些老歌做 Sample,他自己的风格是比较东岸 East Coast 的。

guts-4 大渊:对他比较喜欢采样中文老歌。

guts-1 热狗:

对,其实如果大家比较长时间听我的歌,其实我的作品里三部都有 Sample 老歌。

比如:

轻熟女 采样 邓丽君 – 我只在乎你;

我的生活II 采样 施孝荣 – 归人沙尘 也是一个很老的歌;

凡人 采样 李宗盛 – 凡人歌;

流星小夜曲 采样 陈升 – 流星小夜曲;

好像还有更多,大家可以自己去发现(笑)。

 

 这次在大事发声的演出包含很多弦乐,Jazz甚至摇滚的元素,为什么想做这样的尝试?

guts-1 热狗:

这次的演出直播的确会很酷,在这个录音棚,又不是演唱会直播,又不是夜店的感觉,所以我们想做的是更有质感,不只是一个 DJ 播放 Loop 而我们简单表演。

所以尝试加了现场乐器,弦乐,做的更有音乐性,这也是为了让更多不只是喜欢HIPHOP的朋友会被这种形式去吸引。同时也是让大家知道,我们HIPHOP音乐的包容性是非常大的,它可以跟各种音乐,各种乐器融合,HIPHOP能做各种不一样的延伸和想象,总之就是非常特殊的一次不一样的尝试。

 

 现在HIPHOP音乐里有太多EDM元素,大家如何看待Trap风格的火爆?网上有很多声音就很怀念黄金年代,很多人会对流行的东西比较嗤之以鼻,大家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guts-2 瘦子:

我想讲这个(大渊:这个问题真的很好哦),我觉得是这样的,尤其很多年轻人比如90后,在说怀念90,但我真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大渊:说到我心坎里了; 小春:对啊那时候他们刚刚出生而已。)他们常常说这些歌曲就是经典。但其实以前的经典之作,当年也都是流行。如果在当代没有成为流行的作品,它们也不会流传下来。

当年我在听2000年的HIPHOP,热狗这样辈分的做HIPHOP音乐的前辈也许会告诉我,这些东西是流行,2000年的HIPHOP不是HIPHOP,90的HIPHOP才是HIPHOP,而当现在大家在10年代听 Trap 的时候,有些人就开始讲,不要听这个,这些东西已经不是HIPHOP了,那些2000年的歌超屌,50 Cent超屌,你要听那些东西才行。但其实当年我听50 Cent的时候,就有人说50 Cent是流行,你不要去听。这现象很有趣。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时代而已,10年过了之后,下个10年,会有更新的东西出来。这可能是大家害怕接受新事物的借口和理由而已,大家都觉得我以前熟悉的东西才是真的经典。而其实呢,也许现在的 Trap 就是年轻人心中的 Dr.Dre,N.W.A.的地位。所以我觉得每个时代都有特定的流行音乐的价值,也会有新的曲风出来。

其实我最初听到Trap的时候,我当初心里也觉得,这东西已经不是HIPHOP了,是另一种东西。但身为一个做音乐的人,还是要保持一个开放式学习的心态,因为这个行业总是有新东西加入,还是要去吸收和了解,这也恰恰是做音乐更有趣的地方。如果大家心态放开一些的话,你可以从里面找到新音乐形式好听的地方在哪里。

其实我一开始听Trap,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屌什么,说话也有点含糊不清,后来我也认真去听,听多了之后也会觉得其实蛮爽的。好像当年的 Lil Jon,Lil Wayne 这些歌手,当年他们的独特嗓音也让很多人不太接受,但跟现在的一些歌手一比,也觉得他们有自己的特色啊,也有很多人学他们的发音,甚至搞的更夸张,可能这就是他们的开创式价值。

说到底,时代肯定会变,肯定要有新东西出来,所以大家向前看,Move on 吧,真的。

 也许大家都喜欢厚古薄今,比如NBA也是,以前的NBA球星大家也是觉得都是无法超越的。

guts-2 瘦子:

没错,旧的东西无法比较,确实无法超越,不能跨时差去对比,旧的东西大家说是经典,谁也无法反驳,没错他就是经典。

 

 兄弟本色的每个人最想合作的歌手是谁?国内国外都可以

guts-4 大渊:

真的可以讲吗?不会被骂吗?(笑)我之前有说过一些想法感觉被媒体和关注骂怕了哈哈。其实我想说的是,王菲,空灵的感觉,做一首轻飘飘的歌。

guts-2 瘦子:

其实我还好最近,还是先写好我自己的歌曲,最近暂时没有特别想要合作的歌手。

guts-1 热狗:

我其实很喜欢 Lupe Fiasco 啊,因为我平时自己很喜欢在 Youtube 上看很多 Rapper 的 Live,看他们现场表演有什么风格,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Lupe 很厉害,他的演出也都是大编制,管乐弦乐什么的,如果能跟他合作,尤其是现场演出的话,应该非常赞。

 

 对自己影响最深的HIPHOP艺人是谁?

guts-1 热狗:

我自己就是 The Notorious B.I.G. 啦,还有 Coolio,Puff Diddy,尤其是 No Way Out (1997) 那张专辑,应该是每个人的启蒙阶段吧……

(大渊,小春,瘦子:喂,我们都是往回听的哦!)

因为我特别喜欢就开始想去研究,但是又懂的很少,所以觉得这个音乐,应该就是一段音乐,一直重复,准备一个 Loop 循环的节奏,好像就可以把歌词填写进去,好像就是这样字,那时候网络不好,我就去唱片行专门去找空拍的音乐,去 Diggin’,所以就是听到 The Notorious B.I.G. 就开始写歌了。

guts-4 大渊:

就是热狗,(瘦子:哎,不是罗百吉吗?哈哈)让我感受到中文饶舌可以做出什么样的歌。如果说国外的话最喜欢 Big Pun 了。

guts-2 瘦子:

我一开始听差不多2000年,就是 Eminem,50 Cent,The Game 这些人。但华语来说,当然是热狗了,我一开始是纯听的,后来激发我开始写歌的确实是热狗,他让我意识到,华语可以写这么厉害的饶舌。

guts-3 小春:

起步很晚,影响我的其实是在座的各位,(大渊:哇你今天这么谦虚,这还是你吗)是真的啊(严肃脸)。

 很多人都说启发自己的是热狗,包括之前采访蛋堡,国蛋,说热狗的那首《让我Rap》是最早听的中文说唱。不管内地、台湾,很多人都说是你启发了大家的说唱之路。

guts-4 大渊:哇,热狗你有50岁了吧?

 有很多海报都会写你是说唱教父,饶舌教父……

guts-1 热狗:

呃其实(尴尬笑),我超级讨厌这样的词,就是教父这样的词汇,都显得我超老啊好嘛?教父一般都是形容像李宗盛,罗大佑这样的人物。

把我说成教父,其实很不敢当,我没有干嘛,我只是稍微早一点接触这个东西,开始写歌,丢到网上,发EP什么的。其实我没做什么很特别的事情,而且很抱歉一开始就是很脏很愤怒的歌,而且导致很多饶舌歌手一开始写歌都有我的影子,他们写歌也有批判性很高。这其实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蛮有趣,我自己不会觉得是我启发大家。只是运气好,做的比较早而已。

 

 大家创作,尤其是写词时候的状态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习惯?

guts-3 小春:习惯抽烟,不抽烟会写不出来。

guts-4 大渊:

深夜,夜深人静的时候,没有光,只有电脑,思绪会清晰。

而且我会在车上写歌,家里比较炒的时候就喜欢在停车场。Fly Out 就是在车上写出来的,写完之后我的车就飞起来了。

guts-2 瘦子:

我也会把车停在路边,安静的放音乐来写歌,那时候可以音乐放比较大声音。

还有,我会喜欢给自己压力,交歌最后一天的时候,我都还没写好(大渊:哇你这是交暑假作业啊?)的时候,就会效率很高。那时候很容易很认真,关起门来进入状况的时候容易写出来,全身心投入,强迫自己没有心思想别的事情,所以我需要一点压力。

所谓的轻松创作,我不是很在行,容易写一写就去打电动(笑)。

guts-4 大渊:

所以我们下次知道,瘦子写歌都是赶出来的哦。

guts-1 热狗:哦~~~~~

guts-2 瘦子:

哈哈,没有什么不好,就是让你更专心而已。每个人方式不一样。

guts-1 热狗:

我自己喜欢比较安静,孤独的环境。比如说有时候我们去录音室,说大家一起创作,两小时之后每人录一段,这种情况我是比较没有办法的,我需要沉浸在自己的空间里才行。

 

 从商业歌曲的角度来说,歌词立意深刻并不是成功的必要元素,有很多歌曲就是口水歌,Hit Song 就好,大家怎么看?

guts-2 瘦子:

主要看什么类型的歌,我觉得音乐跟人的关系是这样的,你在不同的情景和状态,你会需要不同的音乐。像去夜店玩这样的情景,比如我们顽童最早做的一些夜店歌曲,可能也不会太深刻,那些歌可能就没什么内容,但其实他也不需要太多内容。

谁会去听这样的歌?比如我今天加薪了我今天升官了,我就需要在自己车里放一点这种 High歌,跟着念他的歌词,就觉得我自己超级屌。我正在爽的时候,你给我讲一些很深刻的道理,岂不是很无厘头,你懂我意思吗?我可能当时就需要一些很直白很粗俗的词语来宣泄我的心情,这是我需要的。

但如果你现在心态更深刻要做内敛一些的东西,当然要用不同的方式去表达。我自己写歌这么多年,也慢慢在改变我写歌的方式,也会善于表达更多思想在里面。但如果你让我再写一首夜店 Party 歌,我一样也会写可能有人觉得无脑的东西出来,因为我知道,这种歌就是要这样唱。你讲太多也是做无用功,这不是人们需要的点。

我觉得没有什么好坏之分,不同的音乐,就是有不同呈现方式,就好像电影,有文艺片,有纪录片也有娱乐片嘛。

 

 是什么原因促成 兄弟本色 – 秘密基地 这首正能量的公益歌曲,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guts-2 瘦子:

其实那个时候,是吴念真导演的基金会跟我们的合作。我们本来就是一群面恶心善的年轻人,我们其实比较热衷公益活动(笑)。最初听到有这样的机会还是觉得蛮酷的,我们也开会分享过童年的故事,当然我们的童年倒没有那么惨啦。可是在讨论歌的过程中会慢慢开始了解这些小孩子是不是需要去帮忙,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也进一步认识到这个群体和基金会在做的事情,所以这个合作很特别,让兄弟本色做的这首歌跟其他歌曲很不一样,立意也很重大。整个合作下来蛮有收获的。

 

 在创作中是如何找准自己风格定位的?

guts-2 瘦子:

自己都会去试不同的声音,了解自己的声音,我自己有点鼻音,有点高有点扁。其实自己的声音就是乐器,编曲里面的乐器,比如,我了解小春,大渊的声音适合放在歌曲的哪里,他们的押韵适合放在歌曲的哪里,都可以像编曲的概念是一样的。

一开始是找几个人开始模仿,后来就发现,更加认识自己的声音,就更知道自己的作品是什么样子,甚至有的时候听到一些歌,就知道这首歌是不是适合自己去唱,是不是自己能驾驭的范围。

 

 有人说热狗的歌变了,如何回应这类评价?

guts-1 热狗:

其实是一定会变的,因为饶舌歌手应该都有感触,我不可能停留在一个状态和年纪,都会不断成长和变化这是一定的。我早期愤世嫉俗,直白可是又很青涩,现在看来,没有太多技巧可言,只是把押韵填进去,么有太多 Flow 可言。那时候我还是即将毕业的学生,那时候讲学校的东西,或者什么补习,甚至一开始的性经验,都是有点青涩,比较符合我那个年龄的心态。

后来我退伍了,心态就不太一样了,我已经25左右,已经不再是20岁那样子。后来你30岁的时候你又是不一样的状态,有了小热狗,每个阶段真的是不一样,所以绝对不可能停留在某一个时刻不变。

有很多歌迷,很想念我那时候的状态,但大家没有注意到,其实大家自己也离那个状态很遥远了。可能听我的歌已经过了八年十年了。每个人的每个阶段都不会一样。我的每个作品,都代表我的阶段经历和故事或者回忆,大家通过听歌能感受到我个人的经历变化,我在干嘛,也许都会找到其中的联系。

这是很有趣的地方,真的不停的在变,这个变是很自然而然的。其实我现在也会骂几句脏话,但是不像以前一样噼里啪啦一直粗口,好像就是要骂几句,感觉很爽,现在是适当时候情绪到了才会出现粗口,这是一种成长的表现,不停的成长和改变。我相信顽童也体验到了这一点,他们写歌的状态和方式,跟以前也应该是不一样的。

 

 大家都说 Rap is a game, 那各位会给那些 New kids in da game 一些什么样的建议?

guts-1 热狗:

我觉得玩音乐,你喜欢HIPHOP,不要忘记它是很好玩的,你喜欢它,所以去做这个事情,是因为它很好玩,在这个过程中你会觉得很爽很开心。

就像你喜欢打鼓,在家就可以打,但如果你要去做专业鼓手,这当中的训练和投入的心力、精力是非常不一样的。不管如何,你的兴趣在这里,你如果在过程中感觉到快乐,那你就应该放手去做。

有人觉得发歌是为了收到欢迎,进而得到名利,我觉得其实不应该是这样的,发歌很多人都是为了乐趣,大家不要忘记最初让你喜欢这个东西的原因,这个源动力。如果你后来觉得自己有能力想要去挑战一个更高的水平阶段,那就看你自己努力的程度,和你自己怎么经营自己,如何利用网络和社交媒体去经营自己,那这是另一个课程了。

再次提醒大家你去写歌,做歌,给大家听,是为了自己的快乐和满足,大家不要忘记最原始的感动和快乐,而总去想这些后面的东西。

guts-3 小春:不断的学习吧

guts-2 瘦子:对,学习促使自己成长

 

 比较喜欢内地哪些 Rapper?

guts-2 瘦子:TY 蛮酷的。

guts-4 大渊:C-Block 挺棒。

guts-2 瘦子:热狗是不是最喜欢嫩桃弟弟?

guts-1 热狗:

也不是啦(笑),最近小老虎有一首歌,当一个北京人爱你,那个很酷,有话剧的感觉,对白加入歌曲里面,很有意思。

guts-3 小春:我跟大家差不多啊……

guts-2 瘦子:是呆宝静吗?(笑)

 之前很火的重庆的《超社会》你们有听过吗?

guts-4 大渊:“起坎都抽中华!抽中华!”(马上唱了起来)

guts-2 瘦子:哇,这首歌我开车都会听,开车窗,开到最大声那种。

 

 各位感觉内地的粉丝对音乐的理解和态度是什么样的状态?

guts-2 瘦子:

其实现在信息网络都很发达了,台湾HIPHOP可能是华语HIPHOP起源比较久的地方,所以大众对于HIPHOP的习惯度是不太一样的。

但现在我很兴奋的一点是,现在内地的HIPHOP正在一个爆炸发展的过程中,现在是不是有很多 Beef 啊?早期会这样的,反过来看台湾的HIPHOP现在都很和平了,比较没意思,还是内地现在的爆发式发展比较有趣,很刺激。

这个时候大家都想表现自己,每个人都想证明自己是最屌的,会有很多非常好的作品出来。

 

 再次感谢各位接受OURDEN的采访!

 

▼ 大事发声现场表演照片 ▼

点击观看:大事发声 第四期 – 兄弟本色表现全场视频

 

bottom-logo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阅耳 EARTALK

本文链接地址: 关于HIPHOP,本色对话:兄弟本色(热狗、顽童)专访

 
bottom-logo

更多同类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