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不懂麻醉术的选秀专业户不是好音乐人:阿克江 Akin

   Category: 人物   Tags: , , , , , ,   

写在前面
Hip-Hop、Trap、EDM随着近年国内的叫响,在选秀荧幕上也从崭露头角到高潮迭起。随着接受人群的扩大,争议的话题也越来越多,但Hip-Hop以及众多漂洋的新音乐形式已经在国内生根发芽已是大势所趋……

“不懂麻醉术的专业选秀户不是好音乐人”
阿克江 深度专访

在专访开始之前,先听听这两天OURDEN刚刚发布与阿克江合作的新歌吧
热度超高再不听你都要落伍啦

OURDEN出品:阿克江 – I Need Bad Girl #新歌速递

网易云音乐:【点击去听】

虾米音乐:【点击去听】

 

不久前《中国新歌声》那英组学员 万妮达《牛仔很忙》的Hip-Hop改编,由于将歌曲“成功转型”,更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如今在娱乐节目出现这类“新潮音乐”,也渐渐成为家常,似乎说明这些年轻的音乐人们正在用自己的行动宣布”新音乐时代“的到来。但不少网友曾讨论,一些音乐娱乐节目的机制大部分基于改编,这也是让很多“新潮音乐人”被限制发挥的一个因素,“遇到合适的题材和相符气质的音乐还好去做改编,遇到不兼容的就哭笑不得了。”一位制作人网友说道。

小编与一些音乐制作人交流也发现有同样的情况出现。但是貌似在这个浮躁的年代,理论上只要是有“不尴尬的好听”,谁还会管你的题材呢?(微笑表情)

但能做到“不尴尬的好听”也就达到一定的目的了。或许只有在选秀节目才能主要推广 “潮流音乐”的年代里,新音乐形式的传播和更好地被国人接受,或许改编也是一个办法。(小编大哭,好难把握的度,一个不留神就变成土嗨了)

 


△ 阿克江 △

 

言归正传。近期的《中国新歌声》阿克江与他的搭档制作人VISUDY更是把Futrue Bass、Chill Trap的外衣套在了老歌上,尽管没有“尴尬”,但通过大量留言板综合对比,年龄稍大一点的对经典有情节的老听众接受这些“新数字音乐”还是有困难,相较年轻的听众,可能就会认为《在那遥远的地方》本身就应该是只有无限的CHILL和TRAP(笑)

今天我们邀请了阿克江一起聊一下这里面的真实故事。

 

 离开《中国新歌声》舞台现在感受如何?

说心里一点没事是瞎扯的,我是有血有肉的音乐人(笑),但事真的让自己从中学习到了很多,我们走在这一条路的跟上班族没什么两样,都是经验。

我们一些人在2013年就在荧幕上以“非麻醉师“的身份见过你

是的,我上学的时候是学医的,麻醉是我的专业。但我这些年不务正业,去做了“音乐麻醉师”哈哈。2013那年,当时是去杭州演出,看到海报顺便参加了个比赛(笑),选秀的路也走了一段了。

可以说说你最初参加选秀节目的初衷吗?

喜欢音乐……就想去唱…..想去表演,我想大部分的音乐人初衷都是这样,想参加选秀节目无非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的音乐,上电视始终对我就是一个跳板,让大家去听我自己的作品,新疆的媒体都是政治宣传媒体,娱乐宣传就是附属品中的附属品,相对环境,我们这里封闭一些,所以为了让自己的东西传播出去,就去上电视。

 

 

选秀有几年了?最初是参加什么节目?

2011年吧(想了想),第一次参加选秀,那会是上大一还是大二吧,有一个上海的女孩,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我的豆瓣音乐作品给了一个节目组听,后来节目组就给我打电话,起初我以为是骗钱的。新浪娱乐、优酷、土豆都来过电话,后来腾讯音乐也电话过来了,我就相信了。我就知道,哦原来有人帮我报名了,节目是浙江卫视的,是《非同凡响》。

拿名次了么?

拿了全国第九,带了两套衣服就去了,没想到一呆呆了两个月。(哈哈)

 


△ 选秀专业户阿克江(百度百科)△

 

其实可以叫你是选秀专业户吗?(笑)

哈哈哈,可以,因为我得用钱养着我喜欢的音乐。

时间久了,会觉得自己就是“专业炮灰”吗?

在这里混的人都知道,都这一条路,没办法。不过我这个炮灰起码也是“专业”(笑)

你都喜欢听什么歌曲?

从小家里的卡带录音机里就是听着MJ(迈克尔杰克逊),老崔(崔健),麦当娜,哈萨克斯坦的先锋独立乐队Rocksanaky等等,就是一听就可以跟大部分类型区别开来,我从小就喜欢跟别人不一样,无论哪个方面都是,自然也就根深蒂固的喜欢这种音乐了。还有D’Angelo 、Bobby Brown 、Foals等等。

你的声音也有辨识度,至少知道你的人大部分都说你的声音特殊(笑)

哈哈哈

那么受哪些人影响多一些呢?

MJ和Baby Face对我影响很大。

那么其实你听的也是游走在流行和摇滚中的。从那些音乐到现在的Chill Trap、Hip-Hop,这个过程转变是怎样的?

对,这个我要说一下,MJ的老歌编曲里大量的FUNK出现,很好听我很喜欢。而你也知道这些音乐和我们接触的现在的电子啊,Hip-Hop啊,有必然联系,因为它里面有相通的律动和Melody,我个人觉得中国太缺(这种音乐)了,让人开心,让人跳舞,Hip-Hop还是EDM,好听的让人开心的,老外他们做得就是好听,就是让人想跳。

比如他的制作人昆西.琼斯

注: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制作人之一,1979年,昆西为迈克尔·杰克逊制作了迈克尔成年后第一张唱片:《Off the wall》(MJ成年前作为童星也曾以独唱歌手的身份发表过唱片且有一部份是冠军唱片),当时是销量最大的黑人唱片。1982年,他制作的迈克尔·杰克逊成年后的第二张唱片《Thriller》的成绩更是超乎人们想象,截至2006年卖1.04亿张,成为历史上最畅销的唱片,并且载入吉尼斯世界记录。

对的。但不管怎么样,好听的东西不分种类,我特别不愿意看到,一些媒体拿Hip-Hop、EDM什么的去说事,因为这个只是一个音乐形式,仅此而已,中国没有这种音乐到中国要兴起这种音乐,再到中国未来要流行起来……这是不争的事实,拿这个说事,我觉的有点过了(摊手葛优躺),那都是因为我们的土壤没有,舶来品,稀罕,但就是好听,人家做事也很用心,有环境、有条件。

 


△ 昆西.琼斯 △

 

那你觉的有多少人会Touch到这种“律动”,这种东西在咱们国家市场上的作用大吗?

我觉得不管怎样,这个队伍的人群在壮大,以前的(老辈们)Feel不到不能怪他们,是环境问题,现在接触外面的事物渠道多了,见多识广,好的东西自然就有了标准,至少我觉得90后00后完全Get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很想跳舞,所以,你东西好了,还怕市场么?其实音乐就是门科学,包括人体科学(笑)

很好,这很科学。那么为什么会想到这次来参加《中国新歌声》?

其实这次为是真不想去的,这几年中国地下音乐圈子越来越成形,各类音乐节也走起来了,娱乐圈里的明星也都做着新类型的音乐,网络信息大爆炸,任何人都可以包装自己通过网络宣传自己,我跟我的搭档也穿梭于各个音乐节,也有了自己的一批支持者,而且因为我们都来自地下的缘故吧,我们的关系很紧密,是一个良性向上的发展趋势,至于这次为什么去,其实当时节目组导演组找了我很多次,我也回绝了很多次,都到家乡门口了,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可是我很清楚我们做的东西一定不适合任何选秀节目,因为我觉得时候没到,什么时候CCTV音乐频道的榜单前几位不再是那些人,那时候才是我们会出现在主流媒体传播平台上的时候。然后…….最终决定去就是为了挣点钱。

就是说可能也知道,去了就是炮灰了

但不管怎么样,有机会就试试吧。炮灰也是“专业”炮灰哈哈哈。

 


△ 选秀那些年的阿克江 △

 

然后是命题创作? 为什么选择了《那遥远的地方》 和《让我一次爱个够》

《在那遥远的地方》这首歌呢,我比较有个人情结,很多人记住我就是因为这首歌的改编,我比较喜欢挑战,很多人觉得11年那是我改编这首歌的最好的状态,我偏要死磕,做一个比那时候更牛逼前卫的版本,就有了这个版本。

那么《让我一次爱个够》呢?

这个是导演组让我选的,认为选老师的歌老师会很乐意,殊不知哈林老师告诉我不喜欢别人唱他的歌,我也清楚地表态,这个编曲是VISUDY跟我很认真地完成的,我自己挺喜欢,但是老师让我唱什么歌我就唱什么歌,本来说要给我编《青春舞曲》的,结果快比赛了都没有消息,比赛前4天告知,不做青春舞曲了,就唱自己改编的《让我一次爱个够》。一方面谢谢哈林老师和音乐团队对我和我搭档VISUDY的认可,另一方面呢如果编的不好也不可能让我唱,因为上去代表的就是哈林老师的队伍,哈林老师音乐团队里的老师对这个编曲也是赞赏有加:“这个很爽”、“很屌的”!

 

 

觉得这两首歌的“气质”和所谓潮流音乐的形式相符么?

怎么说呢,还好吧,至少不“尴尬”,我个人很满意,我也觉得VISUDY编得很棒,最大化地让新音乐形式接纳了这两首歌曲,形成了好的演变,至少我们敢于去尝试。在这里我要说一下,有的人可能不会去选择一些老歌,觉得LOW,但是如果你要去制作了,这就看每个人的功底了,甚至我认为是考验对音乐的理解了,反正我觉得没有违和感就是比较不错了。

听上去不尴尬

对!顺便提一下,这次呢由于需要改编,在拍摄过程的几天里,我还特意和几位制作人朋友去翻了一下以前的港台老歌曲,我想说的是,有的改一改真的是更的好东西。因为个人觉得在这个内容为王的年代里,反而很多音乐内容是倒退的,真的不如老港台,至少我个人觉得他们做东西很讲究。所以至少我们在学习国外制作的时候,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又不能盲从。

那首先音乐人得知道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

哈哈,嗯,对啊,不过这都是我个人看法,我只是小虾米一枚,读者请留情。(笑)

这次你和VISUDY一块制作,能说说制作过程么?

VISUDY白天工作,我也是在磨棚,我俩几乎那段时间就是晚上见面,在他的小房间里开始“工作” 有时候一整就到天亮,小半个月吧 一直这样,累,但是开心,笑声比抱怨多,你懂的,制作过程本是枯燥的。《在那遥远的地方》那个歌吧,本来我们做得很Chill,Chill trap那种,冰冷又有些压迫感那种,但导演组要求歌曲后边一定要“起来”大起伏那种,其实他们也没办法,就怕大众不接受,又没有所谓的导师“冲点”所以后半段一定要给托起来,我跟VISUDY在怎么保持纯度和迎合大众这一点上绞尽脑汁,最终选择了对自己的作品伤害最小的形式呈现。

你和VISUDY怎么认识的?

说来话长,我和吴莫愁那次合作是因为“90虾米音乐人”的活动,也就是那次让我们很多在网上互相YY已久的音乐网友有了一次见面的机会,我起初是知道ZHI16,他是一个FutrueBass的制作人,后来在这个活动之后我和ZHI16做了一首歌曲叫《MY SOUL MY BONE》,当时反响还不错,也算是我和ZHI16一拍即合了,后来他帮我介绍了一个朋友,说也是制作音乐的,是我的新疆老乡,在上海发展,就是VISUDY了,之后我们仨又组了一个队伍玩音乐,就叫“阿图什男孩”当时做了一首歌曲《LUV ALL NIGHT》反响也不错,你可以理解为小范围热度(笑)。

 

 

我们看了一下,你的好多都是英文作品歌曲,虽然有人说你英文的歌曲从曲调上来说是很洋气,但是为什么不尝试中文,也许传播会好一些啊!

有,在慢慢转,也在慢慢探索,我们都大概能明白英文融入所谓新曲风的兼容性高一点,比起中文是多了一些扩展,少了一些束缚,但是中文如果唱好了,写好了,那肯定会比英文更好听,而且市场需要这样的歌曲。我很多歌都是中英文参半,所以总是要慢慢探索么,我也在最近的歌曲里面多一些中文,让它(歌曲)能够多一点传播的理由。

有没有签过经纪公司?

有啊,天娱,之前还有一个,唉,不提了……

感受如何呢?

总之签约后就是一直在没完没了演出,大大小小的舞台都有,整个人心静不下来,写不出东西了,跟吴莫愁合作的那首歌,我都是让自己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有的。没有时间空间去做自己喜欢的歌曲。签约的那会儿我基本不做跟音乐有关的任何事,除了演出,对我其实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帮助。我就是适合这样自己写歌发歌,帮人做歌,演演音乐节。我比较讨厌天天戴口罩,出门还要化妆的生活方式,我比较懒,自由散漫惯了,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被称为音乐人,而不是偶像(捂嘴笑)。

你觉的这次比赛没有足够成功,你认为主要的原因在哪?

这就是个游戏,我始终觉得自己和搭档VISUDY的意识和想法是靠前的,只是现在大家还不理解,我们现在做的音乐,是给未来的他们听的。让他们站到LiveHouse或者真正意义上的音乐节上面。

那么在你眼中什么是真正意义的音乐节?

别太商业,虽然本身都是商业,但别呈现得太“商业”,多一点自由音乐存在的理由,像说唱和一些新潮的音乐等等,尽量少一点直接把明星空降过来霸占舞台那种,毕竟那还是“老流行”了。另外让真正听音乐的人去选择,而不是让电视前扣着脚后跟网络上找存在感的人去选择,更不是让“乐评人”去选择,他们自己永远没有勇气站在台上,在网络信息爆炸的时代,他们只是石沉大海般可怜的存在,做个有血有肉的人脚踏实地干点实事比那好太多。

也就是说听众这一块也需要“独立思考”?

算是吧。人云亦云是咱们“特色”。这还是跟土壤有关。至少我认为只是时间问题,未来的听众是具备“独立思考”的,我是在说我们90后还有00后的小朋友。(笑)

 


△ 萌萌哒阿克江 △

 

Hip-Hop、TRAP、EDM等诸类音乐的东西 被越来越叫响,很多媒体也喜欢拿它说事情,很多娱乐节目都是基于改编去呈现,那么你个人觉得这种改编,潮流新音乐类型的形式和中国老歌曲的事物结合本身有硬伤么?

那肯定多少会有,“本非同根生,相煎肯定急”(哈哈哈),毕竟是舶来品,我们所说的和“当地特色结合”,也不是换个BPM换个配器换个换个声音大的鼓,或者硬生生的加进去琵琶二胡,那是不伦不类,我认为。

就是还得好听,“不违和”?

对,我反正是这么觉得。但是想要传播开这种新音乐形式,改编也是个必不可少的途径,做好了会拍手叫绝,做不好了就会被骂“土嗨“,怎么说呢,fifty-fifty吧,各占百分之五十,Hip-Hop音乐能在这些节目出现,也算是进步,比没有强,但不好的一面是新的音乐形式从来都是从未被正视,它不过是被利用,好比一个节目是个大餐,Hip-Hop音乐就是个佐料,而不是主食,如果说摇滚有崔健大哥这样的有话语权的前辈一直在努力将摇滚普及化并且已经看到成果,那么Hip-Hop就没有这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有话语权前辈偶像去带领大家让这个市场有所改观,没有人会正视就没有人去尊重。

那么你觉得,在更多的选秀节目里观众更期望看到的是新音乐的呈现,还是老歌新玩法?

呃……很难说……我觉得也是半对半吧。观众其实想听的就是通俗易懂的东西,无论新音乐呈现或老歌新玩法呈现。

还是歌好听,词好,对吧

对嘛,还是这个问题,我想到一个事情,有一次我去一个Party请了一挺牛逼的放Future Bass的DJ,不说是谁了,我在台下跳舞跳疯了,听到身后有人说还不如放《简单爱》,这是好歌但不适合在舞池,哈哈哈哈因为不懂DJ放的音乐,没法跟着跳舞就急了,挺逗的,一个道理。还是时间问题。

那时间现在到了吗?

快了吧,我感觉,至少也是我个人的希望,因为这个队伍在壮大。

一些网友对你 《让我一次爱个够》上面的RAP 部分表示 有点蹩脚, 你怎么看?

No,相反很多人都说听哭了,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我不是报怨环境不好怨天尤人的人,我一直在往前跑,那就是我自己在奔跑的时候经历,我如是的唱出来了,很直白很现实,有无数个这样的生命,我相信那一刻他们都是有共鸣的,因为我在台上唱的时候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觉得那段很牛,没必要管别人。

《让我一次爱个够》前面有一段,你父亲这一段对话很多观众人也是很反感 ,这个是导演安排还是什么?

说到这段电话,其实我上台前一天真的接到了父亲电话,内容差不多跟那个一样,多了些粗口,我就随口跟导师提了一句,快上台父亲来了这通电话,导师说很好啊,就把它用起来,彩排时我觉得不太好,想去掉,也想到观众会反感,但是这事真的发生了,也是真的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的确,很恶俗,不够潮了,不够酷了,影响我们的编曲和歌曲整体呈现,可导师说节目很喜欢这样有剧情的东西,利于播出,要留下,删不掉了。我心想我擦,Damn!自己挖了坑 哈哈哈哈,可能是因为真实吧,还是有人说挺触动都哭了,不管这段通话的形式方向是否老掉牙,那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好比我在歌里录一个打嗝声,那也是我想要的别人管不着。

 

 

对于有人说你的态度有点“问题”,你怎么解释呢?

不爽是肯定会有的,只是没有输赢看那么重。目的还是为了音乐而生计。我的歌是放的Program,不像其他歌手是乐队,所以难调整,彩排的时候我除了Bass什么都听不到,军鼓被吃了,我数着拍子唱的,其实完全我们这边混好现场放就可以了,非要Program又没法用好,是电视里要给Program一个镜头突显现场性还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最后一场调整的还行但不是最佳,各个乐器的平衡不对,但是现场是够了。当时现场都炸了,全场都在喊我的名字,让我的不舒服的表情出现的原因就是编曲没有能够体现我们的优势,虽然对很多人来说够了,但是我们觉得不够,包括后来qq音乐上的音频,那就完全没有给混,稍微懂点音乐的人就知道那各个配器之间的平衡就是乱的,各个频段有缺失的有过量的,不过已经比彩排好很多了,彩排只有三分钟的嗡嗡嗡的Bass,希望今后对电子音乐在电视的呈现能有所改观。

说说你作为独立音乐人 ,你和你的那些音乐小伙伴们吧?

这些年认识了很多很多音乐道路上的挚友,那是太多了,除了VISUDY,还有ZHI16、JZlee、SUSUSU、LOFIMAKER、JOY GINGER、HOWIE LEE、GoldChild、Fcyco都是我很喜欢的音乐制作人,排名不分先后啊!他们都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这次比赛除了一开始就跟我一起的VISUDY,还有ZHI16、SUSUSU、JZlee也帮忙制作了一些歌曲的制作,虽然没有能在舞台上表现出来,但是这些作品会以不同的方式从地底下生根发芽,和大家见面的,所以这次是带着大家的音乐来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这种相互的欣赏和鼓励激励是其他东西比不了的,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却因为音乐互相认识,成为朋友,一起向前努力,这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超越了一切。

走下舞台了,最近有什么打算?

最近有场演出,在上海的“理想音乐节”和我的搭档VISUDY有场演出,然后还有混凝草音乐节的AFTER PARTY演出我也会在场,也在上海。然后,哈哈,喜欢朋友多多支持。

给OURDEN的网友说说你对未来音乐的展望吧

环境在越来越好,思想解放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Party文化越来越多,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翻墙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听新东西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认可并喜欢追随新风格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件事,未来是我们的,没法跟进时代的终将被淘汰,我们年轻,我们什么都不怕,我们有自主的选择权,不用像没有网络的时代一样等着电视广播报纸给我们喂,现在想吃什么我们自己选,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我们的行列!

 

OURDEN出品:阿克江 – I Want Change

网易云音乐:【点击去听】

虾米音乐:【点击去听】

 

bottom-logo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阅耳 EARTALK

本文链接地址: 不懂麻醉术的选秀专业户不是好音乐人:阿克江 Akin

 
bottom-logo

更多同类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