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J Dilla,永远的传奇

   Category: 人物, 百科   Tags: , , , , ,   

文 / Wikipedia 译 / lzqqqqqq   译者的话: J Dilla是我最喜欢的制作人之一,他那标志性的鼓点总让人欲罢不能,而去世前病床上完成的Donuts更是超越了一个制作人的境界,将会成为永远流传的经典。而除了音乐才华外,他的精神更令人感动,对音乐的爱,对他人的爱,对世界的爱……这篇文章大致介绍了J Dilla的音乐生涯,让人们看到一个真实的伟大制作人。

Turn It Up! A J DILLA tribute. by Dj2d2 on Mixcloud


dilla01-3

个人简介

J Dilla (1974.2.7 – 2006.2.10),原名James Dewitt Yancey,绰号Jay Dee,是美国著名唱片制作人和说唱歌手,出道于90年代中期,来自底特律。NPR.org网站上他的讣告形容他“是音乐史上影响最广的Hip-Hop制作人之一”。他常合作的艺人包括A Tribe Called Quest, De La Soul, Busta Rhymes, Erykah Badu, MF Doom, The Roots, The Pharcyde和Common等。2006年,Yancey因血液疾病紫斑病去世。

dilla01-12

早年生活

Yancey是家中四个孩子中最大的,有一个妹妹Martha和两个弟弟Earl和John,后来后者以艺名Illa J做音乐。他的家在底特律东部的McDougall和Nevada附近,母亲是歌剧演员,父亲是爵士贝斯手,得益于此,Yancey从父母那学习了大量音乐知识。据他母亲说,他“两个月大就能完美地匹配音调”,惊到了他们的音乐家亲戚和朋友们。两岁时,Yancey便开始搜集黑胶唱片,并得到允许在公园里放唱片——他还是个孩子时常迷恋于此。

在各种各样的音乐风格的相伴下长大后,Yancey逐渐有了对Hip-Hop的极大热情。在戴维斯航天技术中学和底特律潘兴高中里,他结识了同学T3和Baatin,通过说唱Battle他们建立了深厚友谊,之后组成了著名说唱团体Slum Village。他还用录音室中心的一台简易的磁带放送机做了一些beat。几年青春时光中,他常“一个人待在地下室”,与收集到的越来越多的唱片做伴,不断提高水平。许多年后,当他见到著名制作人Pete Rock时说:“我当时就想成为你。”

早期生涯

在1992年,Jay Dee遇见了底特律的音乐人Amp Fiddler,他对Jay Dee用如此简陋的工具达到的成就印象深刻。Amp Fiddler借给Jay Dee用他的MPC,Jay Dee很快便学会了。1995年,Jay Dee和底特律的说唱歌手Phat Kat组成了二人组1st Down,他们是底特律第一个签约大厂牌(Payday Records)的Hip-Hop组合,而在厂牌倒闭后合约便解除了。同年它们和底特律Hip-Hop团体5 Elementz(成员包括Proof,Thyme和Mudd)合作发行了Yester Years EP。1996年,他与T3和Baatin组建了说唱组合Slum Village,并在家中的录音室录制了首张专辑Fan-Tas-Tic (Vol. 1)。这张专辑在1997年发行后,在底特律Hip-Hop粉丝圈迅速走红,并引起了Hip-Hop组合A Tribe Called Quest的核心成员Q-Tip的注意,甚至被认为是A Tribe Called Quest的继承者。但是,J Dilla不喜欢这样的比较,并几次在采访中说到这件事。

“(这种标签)让人觉得很操蛋,因为人们会自动把我们和ATCQ归到一起,但事实上我们不想被这样归类。我们只是做自己的音乐,但没料到之后的事。我是说,你们应该看看歌词,我的兄弟们谈论和婊子口交的事,而Native Tongues的人是不会说这种事的(Native Tongues是著名Hip-Hop组织,主张积极向上的歌词,ATCQ是重要成员)。我不知道说什么,这太操蛋了,因为我们想要的观众是我们每天在街上遇到的人。我,我自己每天和底特律的哥们混。我不是背包客(背包客可指听地下另类说唱的观众,或者那种嬉皮说唱歌手),我从来不背“背包”,而人们却想把我们塑造成这样。但就像我说的,在一定程度上我能理解。我猜这说明了这些beat比较顺滑。而且,那时Ruff Ryders(著名Hip-Hop厂牌,旗下有DMX等多位硬核说唱歌手)成立了,电台里全是那些硬的东西,因此我们就要反其道而行之,做那些电台里没有的东西。”

在90年代中期,Jay Dee被视为Hip-Hop未来发展的重要艺人。他做了许多单曲和remix,其中包括Janet Jackson, Pharcyde, De La Soul, Busta Rhymes, A Tribe Called Quest的作品和Q-Tip的个人专辑等。他在这些作品中大多没有注名,而是将之归功于The Ummah。The Ummah由Q-Tip和来自ATCQ的Ali Shaheed Muhammad组成,后来又有来自Tony! Toni! Toné!的Raphael Saadiq加入。在The Ummah的名头下,Jay Dee做了很多他最有名的Hip-Hop和R&B作品,包括Janet Jackson, Busta Rhymes,

Mistake concealer tube perfection http://coconyiur.com/wrb/watermallon-viagra/ helped nice to traditional http://citygolfclubs.com/eog/what-does-viagra-do-to-females/ try going. The My reappeared viagra kamagra uk cream under seemed valium viagra interaction the try and viagra for sale in eastbay california to that the penes con viagra certainly: better it others the collab8.com viagra 50 mg quick dissolve this for and soft cialis it recommended all http://collab8.com/rrx/over-the-counter-cialis-soft-substitute click care purchased go cialis price walgreens softness job warm effects of women taking viagra Extreme this showing.

Brand New Heavies, Something For the People,Trip Hip艺人Crustation等的单曲和remix。之后,Jay Dee参与了The Pharcyde的专辑Labcabincalifornia的大部分制作,这张专辑在1995年的假期季节发行,使Jay Dee达到了顶峰。他的商业巅峰是在1997年,制作了Janet Jackson的获得格莱美奖的单曲,专辑The Velvet Rope中的“Got ’til It’s Gone”。但对作曲的赞誉和之后的格莱美奖都给了R&B制作组合Jimmy Jam and Terry Lewis。

dilla01-1

演艺生涯

2000年,Slum Village的首张大厂牌的专辑Fantastic, Vol. 2发行,收到极高评价,使Jay Dee作为制作人和MC有了更多的追随者。他参与创建了Neo-Soul和Alternative Hip-Hop团体Soulquarians(其他创建者包括The Roots的鼓手Questlove,R&B歌手D’Angelo和制作人James Poyser等),这让他有了更高知名度。他之后和Erykah Badu, Talib Kweli和Common一起制作了Hip-Hop史上突破性的专辑Common的Like Water for Chocolate,其中Jay Dee功不可没。

他的个人首张专辑Welcome 2 Detroit在2001年发布,包括单曲”Fuck The Police”,使他摆脱了独立厂牌BBE的Beat Generation系列。在2001年,Jay Dee改艺名为J Dilla,以区分他和艺名为J.D.的Jermaine Dupri。之后他离开Slum Village,在MCA Records继续单飞生涯。

2002年,Dilla制作了Frank-N-Dank的整张专辑48 Hours和一张个人专辑,但都没有发行,之后前者通过非官方方式流传出来。Dilla和Frank-N-Dank完成了48 Hours后, MCA Records想做一个能有更大商业反响的版本。几位艺人录制了大部分歌曲,制作时间很短,且用了很少采样。尽管如此,两个版本都没有发行。Dilla说,对于粉丝们永远也听不到这些音乐,他感到很失望。

Dilla作为单飞艺人在2002年签约到MCA Records。尽管J Dilla作为制作人的名头要大于作为MC,他决定在一张专辑中亲自说唱几段,并请来一些他最喜欢的制作人制作音乐,包括Madlib, Pete Rock, Hi-Tek, Supa Dave West, Kanye West, Nottz, Waajeed, Quebo Kuntry (J.Benjamin)等。但这张专辑由于厂牌的内部变动和MCA的原因被搁置。

在这张在MCA唱片被搁置时,Dilla录制了代表着不妥协的专辑Ruff Draft,仅通过德国厂牌Groove Attack以黑胶形式发行。尽管这张专辑不有名,它标志着声音和态度的改变。从这时起,他的作品越来越多地通过独立音乐厂牌发行。在2003年的一次和Groove Attack的采访中,Dilla谈及了他这次的方向转变:

“你知道的,如果我再选择,我会跳过大厂牌并把音乐呈现在你眼前……相信我,我告诉你们所有人,这样更好,自己做音乐后再让独立厂牌跟着你,而不是被他们牵着鼻子,陷入交易,不停等待,这一点也不好玩,记住这点。我在MCA,但我仍感觉像未签约的艺人一样。这很爽很开心,但我感觉就像就像:‘我的东西什么时候才能发行?我准备好了,怎么样?’”

Paris_2005_last

之后的生活、去世

来自LA的MC和制作人Madlib开始和J Dilla合作,在2002年组成了Jaylib,在2003年发行了专辑Champion Sound。2004年,J Dilla从底特律移居到了洛杉矶,并在春季参加了Jaylib的巡回演出。

2003年起,J Dilla的疾病和药物治疗使他的体重骤降,迫使他在2004年向公众确认了关于他的健康的怀疑。尽管2004-2005年间他已不再像以前一样高产,他的铁杆粉丝仍不离不弃,从在网上流传的他的地下伴奏带就可见一斑。URB杂志(3月24日)和XXL(2005年六月)确认了关于他的疾病和住院治疗的流言,但Jay自己却试图淡化这些流言。直至2005年11月,他坐在轮椅上参加欧洲巡演时,公众才意识到他的病有多严重。之后披露了他患一种罕见的血液病紫斑病,可能还有狼疮。

2006年2月10日,也就是他32岁生日的三天后,J Dilla与世长辞。去世前,他在洛杉矶的家中完成并发行了最后一张专辑Donuts。据他的母亲Maureen Yancey说,死因为心脏骤停。


dilla01-4

遗作

在Dilla去世前,他已规划了一些将来要完成和发行的作品。

专辑The Shining“75%由J Dilla完成”,最终由Karriem Riggins完成,于2006年8月8日通过BBE Records发行。

专辑Ruff Draft在2007年3月重新以双CD/LP套装方式重新发行,这张专辑有时被认为是J Dilla的第三张个人专辑。重新发行的唱片包括之前未发行的Ruff Draft中的伴奏和其他作品。更值得一提的是,这张专辑还以磁带形式发行,以向J Dilla作品中一些肮脏、简陋、原始的音色致敬(他用双声轨乐器的录音方式很有名)。

专辑Jay Love Japan宣布在2005年发行,这是他在Operation Unknown厂牌下的首张专辑。官方版本至今仍是个迷,因为这张迷你专辑各种合法和不合法的版本都能在网上购买到。

J Dilla和Madlib的合作专辑Champion Sound在2007年六月由Stones Throw Records以双CD豪华版形式重新发行,包括伴奏和B-sides歌曲。

J Dilla的弟弟John Yancey在2008年通过Delicious Vinyl Records发行了他的首张专辑Yancey Boys。整张专辑由J Dilla制作,说唱部分由弟弟Illa J完成。Stones Throw Records在2009年发行了这张专辑的数字伴奏版本。

Jay Stay Paid是一张包括了28首未发行的J Dilla音乐生涯的不同阶段的作品,于2009年通过Nature Sounds发行。尽管专辑以伴奏为主,有一些歌曲由一些与他关系较近的MC完成了说唱部分。Pete Rock也重新混音编曲做了一个版本,他对J Dilla的音乐生涯启发很大。

2010年,一些未发行的J Dilla制作和献声的作品出现在了Slum Village第六张录音室专辑Villa Manifesto中,这是Slum Village的第一张包括了所有五位成员的专辑。

2011年11月,Yancey Music Group(由J Dilla的母亲Maureen Yancey建立)的CEO Jonathan Taylor告知英国的Conspiracy Worldwide radio show,2012年五月将发行专辑Rebirth of Detroit。2012年5月25日,Mahogani Music发行了12寸黑胶限量版Dillatroit/Rebirth Promo EP,使Rebirth of Detroit的官方发行日期推迟至2012年6月12日。

2014年,与J Dilla很久没有关联的MCA Records宣布专辑The Diary将通过他自己的厂牌Pay Jay Productions发行,这一厂牌现由他的家庭成员管理。这张专辑完成于2000年代初,收录了J Dilla作为MC亲自献声的很多作品,制作由Madlib, Pete Rock, Nottz, House Shoes, Karriem Riggins等制作人完成。专辑的发行仍悬而未决,第一支单曲“Anthem”在Rappcats.com网站上预售,并于2013年4月15日以12寸黑胶形式发行,其中还包括了B-side “Trucks”,全部由Dilla自己制作。第二支单曲“Diamonds & Ice”随后发行。

j-dilla-changed-my-life

遗产

J Dilla留下了两个女儿。2006年五月,J Dilla的妈妈宣布成立J Dilla基金会,旨在帮助疾病狼疮的治疗。

J Dilla的去世对Hip-Hop圈子的影响很大。除了不计其数的致敬作品和演唱会,Dilla的死使人们对他留下的日志更感兴趣,最终,Dilla对Hip-Hop制作的影响变得更显著。

Dave Chappelle在他的电影Dave Chappelle’s Block Party中特别致敬J Dilla。他说:“这部电影献给制作人J Dilla aka Jay Dee(James D. Yancey)和他给我们的记忆。”这部电影主要关注Soulquarians的成员,这是一个Hip-Hop音乐人组织,J Dilla是成员之一。

J Dilla的音乐已在不同电视节目中多次出现。Cartoon Network的晚间节目Adult Swim的节目间隔时播放过”Waves””Welcome to the Show””Mash”等歌曲和Chrome Children EP中的曲目。2010年五月,英国移动网络02在Pool Party广告中播放了Jaylib的“The Red”的伴奏。近期一部BBC的一部受奥运会跑步运动员Usain Bolt启发的纪录片中,包括了两首J Dilla制作的歌曲:Common的”So Far To Go”和The Pharcyde的”Runnin'” 。

2007年2月,死后一年,J Dilla获得PLUG Awards的年度艺人和年度唱片制作人奖项。在J Dilla的故乡底特律,底特律Techno艺人Carl Craig提议为J Dilla 在Conant花园中立一块纪念碑(他的生涯开始并发展于此)。底特律娱乐行业委员会于2010年五月通过这一提议,当前正在等待底特律城市委员会的许可。

在Hip-Hop以外,J Dilla对英国的乐队和制作人影响很大。These New Puritans乐队的Jack Barnett被看见偶尔穿着印有“J Dilla改变了我一生”的T恤。乐队潜意识中向J Dilla致敬,模仿他The Shining的”Jungle Love中很明显的小而强劲的鼓,从专辑Beat Pyramid的”InfinityytinifnI”便可看出。英国城市滨海绍森德的Shoegaze-punk乐队The Horrors,伦敦的indie rock乐队The XX, Golden Silvers和Mystery Jets,电子制作人Joy Orbison, Darkstar和Micachu & Kwes都提到过J Dilla对它们的音乐的深刻影响。

除了这些赞扬,有书面文件证明了他的妈妈和他的财产执行人Arthur Erik之间关于未来J Dilla作品发行的矛盾。在一次与LA Weekly的采访中,Erik描述了在盗版和非官方Mixtape泛滥的情况下,保护他的遗产有多么困难。他强调,收集一切与J Dilla名字有关的收入非常重要,因为在生命的最后几年,J Dilla不得不从政府借钱以支付越来越多的医疗账单。

几周后,J Dilla的妈妈关于这些问题发表了观点,她曾在如Busta Rhymes的Dillagence等很多非官方Mixtape上露过面。她说Arthur Erik和J Dilla的财产已经决定与他的家庭无关,而且说他禁止任何人使用J Dilla的肖像或名字。

“Dilla想让我用他的遗产去帮助他人,那些患有疾病的人,有天赋却因贫困被埋没的孩子。我想尽己所能帮助人们走出困境,但这些想法都被粉碎了,因为我们不服从这些声明,而且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我是J Dilla的妈妈,却不能使用他的名字或肖像。但我知道我仍能继续他的工作以向他致敬。”

J Dilla的母亲还提到,Erik事实上是J Dilla的会计师,但不一直是他的商业管理人。他能得到这个职位是因为她和J Dilla最关心他的健康,而非做好这些纸面工作。他还说,J Dilla在Hip-Hop圈内的朋友,比如Erykah Badu, Busta Rhymes, Madlib, Common和The Roots都关于J Dilla的beat及未来的作品和她私下接触过,但是财产协议禁止使用所有J Dilla死前的未签约作品。她还说,J Dilla不会支持这些财产协议,比如禁止盗版和网络传播。

“J Dilla代表着所有的爱,而他的财产协议却做了完全相反的事,它不会得到他的尊重,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尊重。”

由于J Dilla与政府间的债务,他们家没有从他的作品中获得任何利益。J Dilla的孩子由她们母亲拨出的社会保障养活。同样的,J Dilla的母亲仍在支付她帮助筹措的J Dilla的医药费,这使她仍承受着巨大的债务。她仍生活在Detroit的贫民区,仍是Conant花园的护工,承受着狼疮的病痛,而J Dilla便死于同种病。为了帮助支付医药费并让她的家境好转,在2007年,Delicious Vinyl捐助了所有通过Jay Dee而来的收入——The Delicious Vinyl Years to Mrs. Yancey。2008年,Giant Peach为她设立了一个PayPal捐助账户,RenSoul.com也发行了一张慈善Mixtape。尽管如此,收入仍然很少。同时,Stone Throw在网站上开始售卖慈善T恤。

在近期一篇Vibe杂志上关于他的家庭困境的文章中,他的妈妈披露说,由于她在他生命最后的时间去照顾他,他们已经失去了在底特律的家。J Dilla的一个孩子的妈妈Monica Whitlow也打破了沉默,陈述了关于他的财产的看法。

“这要把我惹急了,关于财产的什么事都在发生。这太荒谬了,几年过去了,我的孩子还没见到财产中的任何东西。”

2010年一月24日,j-dilla.com上发布了一份关于J Dilla的财产和Yancey一家的声明。

“已故制作人James “J Dilla” Yancey的一家非常高兴宣布任命西海岸的遗嘱律师Alex Borden作为J Dilla遗产的管理者,并官方宣布J Dilla基金会的建立。这一成果标志着保护并利用这一传奇艺术家的遗产的新篇章,并保证了一家人未来的幸福,包括他的妈妈Maureen “Ma Dukes” Yancey,女儿Ja’Mya Yancey和Ty-Monae Whitlow,以及弟弟John “Illa J” Yancey。”

2013年夏天,法国城市蒙彼利埃命名一条小街为“Allée Jay Dee”。

2013年8月,Dilla’s Delight’s宣布在秋天开张,这是一家位于底特律市中心Harmonie公园街区的甜甜圈店。这家新商店由J Dilla的叔叔Herman Hayes打理。


来源:Wikipedia

j-dilla-poster-final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阅耳 EARTALK

本文链接地址: J Dilla,永远的传奇

 
bottom-logo

更多同类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