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Questlove谈为什么J.Dilla一直是最棒的制作人

   Category: 专题, 人物   Tags: ,   

20110207_821803

文、译/J2K_aka晓东 & 大昊

 

如果让时间停留在2月10日的话,也许J.Dilla能再陪伴我们7年。当时年仅32岁,音乐才华横溢的制作人J.Dilla,天妒英才使他早早离开了人世。底特律嘻哈音乐之父这个称号实至名归,他制作的音乐对底特律人影响非常的大 。许多人被他制作的音乐获得感动与力量。当Dilla在世时,他为A Tribe Called Quest, Busta Rhymes, Common, Mos Def, Slum Village,The Pharcyde,The Roots等音乐人都制作过专辑。他用其他独特的制作风格,缔造许多名曲与经典专辑。

 

来自费城传奇说唱天团The Roots中的灵魂人物,鼓手兼制作人Questlove。他与Dilla生前关系甚密。也是一位非常有才华与魅力的音乐家。他为Jay-z,Common,Christina Aguilera等大牌都制作过歌曲。他觉得他的朋友J.Dilla一直是最棒的制作人。在此,Questlove会追忆下Dilla生前的事迹。他会告诉我们为什么Jay Dee制作的音乐会如此让人惊奇与心醉:

 

“我们曾对Hip-Hop音乐的制作难有高标准而忧虑时。Dilla无疑在那时是制作人中的翘楚。之后许多人想尝试要超越他,做一些疯狂的技巧。以我认识他9年的阅历,这无疑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大概有。。。噢上帝,自从他去世6年后,我仍然用他制作的伴奏音色来制作歌曲。

 

“我喜欢他对伴奏采样的选择,及对采样进行的制作。对和弦的处理。他的低音Bass处理……我觉得这些他做的比任何人都好。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之后我对他制作的伴奏,反复聆听与分析上百次。虽然这听起来比较极端。但Dilla对音频精准的分析的就像一台波形分析器。虽然他的音乐粗略一听觉得不温不火,但是听久了就会体会到其耐听性。

 

“你也许会想他制作的风格是什么?他的风格就是包罗万象。在他的音乐生涯中,共经历4个制作阶段。但他不只忠于一种,他更喜欢多元化的制作。他所涉猎的音乐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Soul,Funk,Jazz及美国本土的音乐,来有来自世界各地优秀的音乐。他对Bass与鼓神奇的掌控,还有Boom Bap的运用。尤其在A Tribe Called Quest与The Pharcyde的专辑中有具体的展示。随后他开始与我们进行合作。最有趣的是,他没有受过专业的音乐训练。不过他能用耳朵去聆听声音在脑中过滤,从而获取好的声音片段。他不仅仅是在磁带上展现这些部分,更是用他独创的方式改变我们对做音乐的观念。

   

“之后的一天,他录制了”Think Twice”收录他的首张专辑Welcome 2 Detroit中。我看了下他的鼓组,那时我在想:等下,你就在这地方录制歌曲么?因为鼓组非常脏,做工也非常粗劣,甚至连二手的都不如。它看上去像垃圾场里捡来的。有些地方螺丝钉都不见了,一些地方都被打破了。事实上,他几乎没有用好的架子鼓就制作了”Think Twice”这首单曲。他用了一个电颤琴槌,和一个破碎的鼓槌。然后在浴室里拿了些厕纸和一些橡皮圈。我当时在想:你觉得比起用这些乐器不买一个新的鼓槌?他说:我不知道深夜去哪里搞这个东西。我不得不用这些做音乐。我当时想:好吧,为什么你用木槌打鼓点?Dilla说:‘我不希望鼓点太具有侵略性。我想要些轻柔的音色,所以,我决定用软棉槌打的鼓点。那玩意看起来就像棉花糖底部插上牙签。’(笑)之后他就用这些器材制作音乐。之后我飞往费城,接下来的一周开始制作The Roots的专辑Phrenology。我用Dilla制作音乐的方式录制了”Quills”与”Pussy Galore”。我也去买了些交响乐的大头槌,然后我也像他这么干。因为我就是想看看他是如何得到那种音色的。

 

 

“于是,他从做现场器乐转变到他的电子时期——但是甚至我也不情愿做这些。当我们开始在Common的 Electric Circus尝试时,他大概说:“不行,我要把这些鼓给去掉,我要把那些非洲之声都给去掉,我要走纯Kraftwerk的路线;你跟我一起吗?”我说:“啥?”。然后他就弄来了他的Progressive rock 的素材。还有一些Thomas Dolby 和Gary Numan的作品。‘咱们开始吧,’他说‘都2002年了,咱们尝试点儿新东西吧。’这就像是《Jerry Maguire: Who’s coming with me?》里演的一样。这真的感觉怪怪的。这就是要我去放弃我已经被人熟知的声音特色——那些紧紧的小军鼓,还有紧凑、高音的piccolo snare,我在D’Angelo的专辑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我足足花了6年时间才建立了代表我的声音。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噢,上帝啊!那是Questlove的鼓色!’那个时刻我感到很自豪。而Dilla却如同和我说:‘不,伙计,咱要走完全相反的路线。走和你希望的截然不同的路。’我说:‘为什么?’他说:‘这是你应该做的。现在每个人都在追随你所做的成就。为了能领先于众人,你要走出你的安全区,你需要这样才能前进。’

 

“然而是他生涯的最后的一个阶段。真的让我吃惊。因为那真的是他的“MacGyver”阶段(MacGyver是同名电视剧里的特工,善于用手边的一切材料来解决问题)。在他床边有个装45‘唱片的箱子,和一个非常便宜的唱机,Pro Tools开在电脑里,他来来回回地翻弄beat。这时期的最后阶段是最令人期待的,因为他在现实中都已经丧失交流能力了。Dilla制作Donuts这张专辑里所有的采样时,我都被吓到了。我现在可以斩钉截铁地说:这些样本都是他真正要传递的信息,而不是随意抽取的一些东西。如果你细细琢磨在Donuts中的每首歌——从”Workinonit”开始(这首歌里说“我还在工作”——因为他已经坐在轮椅上,话也说不动了,体重都减了一半。看着他的样子,真的会被他吓到。)然而,当他按下播放键的时候,那曲子真的棒极了。你会说’等等!‘然后你明白了‘他的大脑和创造力内仍然是一样的,即使生理状态有天差地别。’

 

“Donuts专辑中”Don’t Cry”这首歌肯定是送给他的母亲的。而我最喜欢的那首歌,当然是”Waves”。他把摇滚乐队10cc的 这句“Johnny Don’t Do It”转化成了“John Do It, John Do It“——这里说的当然是他的弟弟Illa J。他能在每首歌里找到想要的信息——即使他破坏性地将“I Don’t Really Care”的样本翻来覆去重组(“Airworks”里)也依然不是巧合或意外。这样一来,他甚至更多的展现了自己的天才,他真正通过自己的取样和听众交流。”

  

通过Questlove对其好友J.Dilla以往事迹的描述,让我们知道J.Dilla为什么被称为底特律嘻哈音乐之父。对与音乐的制作,他不拘于一种风格,变中求变的多元化制作。音色准确的判断与分析,低音Bass及对节拍的处理,让他的音乐听起来更为细腻。很多音乐人用乐器来创造音符,而Dilla则是根据音符来制作乐器。他一直保持大隐于市的态度,即使自己制作水准在很高的高度,也不会迷失自我。许就是这种心理让Dilla的曲子更多了一份正能量。在Dilla离开人世前的最后一个礼拜,他依然在燃烧生命制作着音乐。也许他就是那种为音乐而生为音乐而死吧。但是他的音乐是不朽的,他对采样源的解读以及对采样独到的选择。让采样源与歌曲共存,这也许就是制作水准的最高境界了吧。Dilla赋予Donuts他最后全部的灵魂,以歌曲为载体,继续分享他对音乐的理解与情感。这就是J.Dilla。一直是最棒的制作人!

  

“Born for Music,Died for Music.”

来自 www.xxlmag.com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阅耳 EARTALK

本文链接地址: Questlove谈为什么J.Dilla一直是最棒的制作人

 
bottom-logo

更多同类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