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评

虽千万人吾往矣:Public Enemy – It Takes a Nation of Millions to Hold Us Back

   Category: 碟评   Tags: , , , , , , , ,   

public-enemy-it-takes-a-nation-of-millions-to-hold-us-back-album-cover

It Takes a Nation of Millions to Hold Us Back

歌手:Public Enemy

制作人: Chuck D, Rick Rubin (exec.), Hank Shocklee

发行年:1988

厂牌:Def Jam/Columbia


虽千万人吾往矣

 

文/L-O-O-F , 大昊

 

在面对这样一张专辑的时候,真的很难决定从哪里说起,又要怎么才能把其中的震撼用文字写出。让人有一种提笔忘言的感觉。也许正如Nas在”N.Y State of Mind”中说的”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了”。

 

为什么会用“虽千万人吾往矣”来翻译这张专辑的名字?

 

子好勇乎?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孟子公孙丑上》

 

大意即“你希望能勇敢吗?我曾从孔子那里听到关于大勇的解释:如果反躬自省,觉得正义不在我这一边,那么,即使对方是一个卑贱的人,我也不会去恐吓他。如果反躬自省,觉得正义的确在我这一边,那么,对方纵然有千军万马,我也会勇往直前。”

 

Public Enemy在这张专辑中的突破,从Beat到Flow,尤其是歌词。都与这句孟子的话异曲同工。如果我认为我说的是对的,是为了唤醒更多人,即使被称做一个极端主义者也不能阻止我继续表达我的思想。

 

作为专辑的intro,“Countdown To Armageddon”中一个带有英国口音的主持人将Public Enemy请上台,将整张专辑带到一个现场表演的背景之中。从“Black Steel in the Hour of Chaos”的开头到“Rebel Without a Pause”的结尾不断出现与现场观众互动的场景,带领听众进入了PE的世界。这时,当你听到Flavor Flav这样疯癫的声音上场,你是否会有些纳闷。当初Chuck D的经纪人Bill Stepheney也不同意签Flavor Flav这样的小丑角色作为严肃的说唱的“Sidekick”(副手)。但是Chuck D却非常坚决。原因一定不仅仅是他们是大学同窗这样简单。如果你仔细考虑,整张专辑中这名Hype-Man其实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使Chuck D硬朗的说教和Flow不会过于单调重复,在PE的专辑中增添了滑稽和趣味。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为专辑增加了别样的“Flavor”(味道),当然不只是”Yeah Boy, Yo Chuck”这样的口头禅。在专辑曲目Flavor Flav的附和还有大量对Terminator X(PE的DJ)的shout-out更使整张专辑充斥着热烈的现场感。

 

有的人在一句歌词之中使用双关,有的人在一首歌中使用双关,但Public Enemy可不是“有的人”。通过同张专辑中对“Bring The Noise”这首歌的不断采样,PE在一张专辑中使用双关。在后续的歌词中将详细说明PE是如何使用采样来完成双关的。

 

“Bring The Noise”作为整张专辑的灵魂曲目,flow使用了一种十分具有创新性类似“dactylic hexameter”(长短格六步诗,在古罗马拉丁诗歌的“黄金时代”大行其道,以这
种格律的诗歌往往表达恢弘的神话历史,波澜壮阔的宏观表达,所以又叫heroic hexameter)的押韵手法,使整首歌曲具有了诗颂的恢弘感。

 

整首歌以不断重复的黑人权利领袖Malcolm X的”Too black, too strong”开始进入歌词,Chuck D在对PE团队的强烈自信得同时表达出对社会中的种族问题一针见血的讽刺。

 

the incredible D Public Enemy Number One

不可思议的Chuck D, Public Enemy是第一
“Five O” said “Freeze!” and I got numb

警察大喊不许动然后我就惊呆了
Can I tell ’em that I really never had a gun?

我能告诉他们我真的从来没有过枪?
But it’s the wax that the Terminator X spun

那只不过是Terminator XPEDJ)搓碟的声音

 

并在同时表达了对伊斯兰民族领袖Louis Farrakhan的认可

 

Frarrakhan’s a prophet and I think you ought to listen to

Louis Farrakhan是一个预言家而且我认为你应该认真听
what he can say to you, what you ought to do.

他能对你说什么你应该做什么

 

又质问电台他们嘴上说他们是黑人电台,他们是不是真的在乎黑人。

 

Radio stations I question their blackness

我质疑这些电台是不是真的是黑人电台
They call
themselves black, but we’ll see if they’ll play this

他们都说自己是我们看看他们会不会放这首歌曲

 

PE永远不会让自己休息,再次质问音乐界凭什么rap不能获得和其他音乐形式一样的地位。

 

You call ’em demos, but we ride limos, too

你管它们叫小样但是我们一样坐在豪华轿车中
Whatcha gonna do? Rap is not afraid of you

你们要怎么做Rap永远不会怕你们

 

 

一双洞悉社会的眼睛借助一张舌灿莲花的嘴发出一番振聋发聩的质问,向听众阐释着Chuck D独到的见解。但是双眼所见远不止如此,我们的双耳听到的自然就远不止如此。

 

在1984年到1990年期间,美国东岸卷起了一股可卡因流行的狂潮,大量美国民众(尤其美国黑人群体)吸食可卡因并对其上瘾。纽约参议员Charles Schumer在2004年8月一次讲话中提到:“可卡因像是一辆失去控制的巨大卡车从东岸席卷了整个美国,狠狠地撞伤了纽约只因为我们没看到事态正在越来越严重。”在1988年,Chuck D还在事件正在肆虐美国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社会的腐烂。“Night of the Living Baseheads”就是针对这次可卡因狂潮而产生的作品。“base”是俚语中的可卡因。“basehead”是指对可卡因上瘾的瘾君子。这首歌运用到的采样比大多数的歌曲都要多得多。如下:

 

Excerpt of speech by Khalid Abdul Muhammad (intro)

“UFO” by ESG (sirens)

“Fame” by David Bowie

“The Grunt” by The J.B.’s (horn glissando)

“Scorpio” by Dennis Coffey and The Detroit Guitar Band (drums)

“Son of Shaft” by Bar-Kays

“Funky Man” by Kool & The Gang

“Bring the Noise” by Public Enemy (Vocals: “Bass! How low can you go?”)

“Christmas Rappin'” by Kurtis Blow (Vocals: “Twas the night”/”Hold it now”)

“Do the Funky Penguin” by Rufus Thomas (drums)

“Rock Steady” by Aretha Franklin (Vocals: “Rock!”)

“I Can’t Get Next to You” by The Temptations (Piano Hook/Vocals: “Everybody hold it, listen”)

“Pick Up the Pieces” by Average White Band

“You Can Make It If You Try” by Sly & the Family Stone (drums)

“I Don’t Know What This World Is Coming To” by The Soul Children (Vocals: “Brothers and sisters”)

“Here We Go” (Live at the Funhouse) by Run-DMC

“Sucker M.C.’s (Krush-Groove 1)” by Run-DMC (Drums/Vocals: “Years ago”,”First come, first serve basis”)

“Get Up, Get Into It, Get Involved” by James Brown

“Soul Power Pt. I” by James Brown

“Rappin’ Ain’t No Thang” by The Boogie Boys featuring Kool Ski, Kid Delight & Disco Dave (Vocals: “We are willing”)

 

整整20个采样,包括了前文中提到的对“Bring The Noise”的双关采样。在“Bring The Noise”中的歌词是”Bass! How low can you go?”这里的“bass”指的是贝斯音。采样后,利用了“base”与其谐音,这里指的是可卡因。而“How low can you go?”原本指的是贝斯音能达到多低。在采样后,便变成谴责吸食可卡因的人还能自甘堕落到什么程度。在听众的耳边敲响一声警钟,警示人们不要在毒品中自甘堕落。

 

整首歌以Khalid Abdul Muhammad(黑人权利活动领导人之一)的演讲进入了这首歌的主题。

 

Have you forgotten that what we were brought here

你们忘记了我们是如何被带到这里了的吗

We lost our name

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姓名

We lost our language

我们失去了我们的语言

We lost our religion, our culture, our God

我们失去了我们的信仰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神

And many of us, by the way

但是我们中的许多人

We even lost our mind

甚至失去了自己的理智

 

在对没陷入毒瘾黑人兄弟警示之外,Chuck D还好不留情面地表达了自己对卖毒品给自己的同胞的那些黑人的不满。

 

And brothers try to get swift an’

那些黑人兄弟为了过上潇洒的日子
Sell to their own, rob a home

向他们自己的兄弟贩毒抢劫别人的家
While some shrivel to bone

嗑药的人瘦到皮包骨头的时候
Like comatose walkin’ around

昏昏沉沉地来回走动

 

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的歌名取自电影“Night of the Living Dead(活死人的夜晚)”。将“baseheads(瘾君子)”与僵尸引为一类。看得出Chuck D对社会问题的深刻揭露,对社会问题的揭露还不是结束,对整个社会体制的批判才是好戏开始。

 

 

随着Flavor Flav介绍Chuck D入场,故事开始了。”Black Steel in the Hour of Chaos”是以一个Chuck D策划并实行一场越狱的虚构故事为主线,紧凑刺激的剧情每一句也在暗讽社会体制中的黑暗。故事以Chuck D阅读一封来信开始。

 

I got a letter from the government the other day

我有一天从政府得到一封信
I opened
and read it

我打开一看
It said they were suckers

他说他们太逊了
They wanted me for their army or whatever

他们好像想让我加入他们的军队

 

不过PE可不像是那种为政府服务的人

 

Picture me given’ a damn I said never

以为我真的在乎我说这永远都不可能
Here is a land that never gave a damn
about a brother like me and myself

这是片对我和像我的同胞从不在乎的土地

Because they never did

因为他们从没有过

 

这首歌又从“Bring The Noise”中采样了”Now they got me in a cell” 和 “Death Row/What a brother knows”两句话。暗示着这样的毫无根据的关押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在黑人兄弟的身上。再加上这样的描写。

 

4 of us packed in a cell like slaves

我们中的4个像奴隶一样被堆在牢房里

 

连续的细节描写表达了PE对社会中的种族歧视和黑暗的监狱系统的愤怒与不满。Chuck在故事中被抓进监狱,但Chuck早就准备要逃出这个地方。歌名中的“black steel”指的就是枪。Chuck在睡着的狱警身上拿到了枪。

 

But ever when I catch a C.O.

不过当我看到一个狱警

Sleeping on the job

在值班时睡着了

My plan is on go-ahead.

我的计划即将得到执行

 

一开始,Chuck并没有打算杀掉狱警,因为他认为自己是文明的,是无辜的:

 

6 C-Os we got we ought to put their head out

我们必须杀掉这6个狱警
But I’ll give ’em a chance, cause I’m civilized

不过我会给他们一个机会因为我是一个文明人

不过,当一个女狱警出言不逊的时候

Got a woman C.O. to call me a ‘copter

有个女狱警嘲笑我时(copter是嘲笑某人神经有问题)

She tried to get away, and I popped her

她想跑,我一枪崩了她

 

最后Chuck D成功带着53个人越狱,最后给这个监狱留下了一句总结:

 

This is what I mean—an anti-nigger machine

这就是我说的专门对付黑人的机器

 

宣告现在的监狱系统就是一个种族歧视的畸形系统。整个四段Verse的分布非常清晰,第一段讲了Chuck准备找一把枪,第二段描述了Chuck如何找到这把枪,第三段描写寻找出口,第四段则讲了Chuck最终获救。整首作品完成了叙事与讽刺的紧密结合。

  

如果说“Bring The Noise”是整张专辑词作和flow的灵魂的话。那么beat创新的灵魂便是”Rebel Without a Pause”了。在当时,绝大多数的Hip-Hop作品的beat都是98 BPM(beats per minute每分钟的鼓点),PE在现场的实验中发现109 BPM的beat给作品带来了更多的能量。于是他们决定将这个改动带到新专辑之中。

 

在The Bomb Squad制作作品时以小号滑音的方法采样了The J.B.’s instrumental “The Grunt”作为了beat中让人印象深刻的尖厉的鸣笛声音。与此同时PE的现场DJ在“Rock n Roll”采样上利用打碟机做出了“变形金刚音”(因为音色很像变形金刚变形的声音而得名)。

 

在乐曲结束时,Chuck D大喊“Bring the Beat Back”并与观众大量互动,暗示这首歌就是为现场而生的。

 

在音乐层面上来讲,Bomb Squad将层叠式的采样推上了一个巅峰,像之前的“Night of the Living Baseheads”便是极端的例子。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She Watch Channel Zero”居然大胆采样了1986年鞭笞金属经典“Angel Of Death”。有意思的是,Slayer也跟PE一样是被Rick Rubin发掘。即使Rick Rubin当时已经远走加州,他的音乐依然和海岸另一端的Hip-Hop产生了如此微妙的联系。如此多样化的采样也成为了粉丝和乐评人津津乐道的经典。当然更主流的听众会认为Bomb Squad就是制造噪音的团队。James Brown的咕哝,Moutain的呐喊,Melvin Bliss或者”Funky Drummer”的激烈鼓点,ESG和Funkadelic未来感十足的放克结合在一起,便构成了Bomb Squad式的密不透风、几乎无旋律感却独一无二“Organized Noise”(有组织之噪音)。不过,试想还有哪种音乐能够这样烘托出政治说唱的愤怒和草根群众的汹涌?也许只有这样如同烧开水一般的噪音才能让Chuck D的信息如此有煽动力。当“Louder,Louder”声音在一篇混乱中响起,几万人的体育场便也会沸腾,这样的时候,你是否也想要这样来自底层,诞生于歧视和不平等的“噪音”来的更猛烈些?

 

当然对于他人对采样的指责,Public Enemy也在“Caught, Can We Get a Witness?”发出来了回击。这首歌也是对Hip-Hop的灵魂——采样技术的捍卫。然而,当几年后随着Hip-Hop的商业化,几场对采样打击重大的官司依然让Bomb Squad这样密集的叠加采样风格走向了衰落。

 

现在看来,这张专辑已经被无数经典作品学习,vocal(人声部分)和instrumental(乐器部分)也被不断采样。歌词对社会犀利的洞察也将Melle Mel(同时也是Chuck的老师)的精髓发扬光大。也许就像“Louder Than a Bomb”中所说。

 

So I care where you at black

所以我关心你的处境,黑人兄弟

 

PE的思想中只要有这样的坚持,无论多少人说PE是激进主义者,PE都不会放弃自己的言论或观点。虽然PE为所谓“政治说唱”开了先河,但PE的巅峰之后,便没有被标为“政治的”说唱歌手或者组合能与Public Enemy相媲美了。音乐的审查是一方面(即使是美帝?是的,看看Ice T的”Cop Killer”风波还有随后的Paris);非洲中心论,Nation of Islam等论点的过时是一方面;政治说唱在主流音乐市场的不叫座也是一方面。这造成很多的歌手都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同(看看Dead Prez, Immortal Technique, Jedi Mind Tricks等等)。然而更重要的是Public Enemy的独特性是无以比拟的——无论是从歌词实质性,还是从音乐性来说都是大胆到了极致。无论如何,要是有谁不相信Hip-Hop的变革作用和价值,首先请把这张It Takes a Nation of Millions to Hold Us Back拿给他。没错,这张专辑永远是证明Hip-Hop力量和精神的丰碑——表达自己,虽千万人吾往矣。

  

评分:9.8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阅耳 EARTALK

本文链接地址: 虽千万人吾往矣:Public Enemy – It Takes a Nation of Millions to Hold Us Back

 
bottom-logo

更多同类内容推荐:



2条回应:“虽千万人吾往矣:Public Enemy – It Takes a Nation of Millions to Hold Us Back”

  1. ray说道:

    神翻译。。

  2. JG说道:

    很用心,支持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