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如何欣赏说唱音乐

   Category: 专题   Tags: , , ,   

  文/大昊   如何欣赏说唱音乐。说实话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众口难调,在流行文化的欣赏上,很多时候都凭的是第一感觉。如果觉得Hip Hop 和 流行音乐并没有区别,那么我也无话可说。这本身并不是坏事,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Hip Hop原来是与流行音乐格格不入的。MC Hammer, Vanilla Ice 两人销量惊人,在圈内,评论界饱受质疑,被骂成“sell out”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有时候,这不是hip hop 反主流,是因为”real hip hop”的某些东西是无法融入流行文化的。当然,这首先得看个人的口味。   我不知道杜克大学的《Hip hop/Rap 鉴赏》课上都讲了什么,我在这里只是介绍一下我个人的观点,希望能给那些把hip hop当作一种真正的艺术或者一种文化的人与带来一点启示,或者指明一个方向。以下,从四个方面介绍。   2451768355_2940e4eae4_o   1Substance 也就是歌词真正的有效信息,歌词带来的知识、故事或者是一些让人思索的观点。包括暗示,文字游戏,双关语这样的让人玩味品鉴的方面。   Substance(歌词的实质)是说唱音乐的立身之本,更多的信息量,也是他相比一般的流行文化最有价值的一个方面。固然,尤其在现如今的主流音乐界,有很多说唱歌曲只是在吹嘘自己的money, guns & bitches,或者只是以把16 Bars填充满为目的,说出来的东西没有实质意义,只是为了做出这首歌好让人们在舞池里跳的开心。当然这样的说唱乐存在是有一定的意义,但对于hip hop纯粹主义者来讲,这种歌的大量存在是对hip hop文化的扭曲甚至玷污。   什么是拥有substance 的说唱歌曲?   我们不得不回到1982年,Grandmaster Flash & Furious Five 的一首 “The Message” 正式宣告了说唱音乐脱离了仅仅以party为中心的一种娱乐方式。这首歌曲中首次对一些社会现象进行叙述和批判,第一次给说唱乐,这种起源于街区派对的艺术赋予了更深层次的社会意识。感谢Melle Mel,真正伟大的MC。 变成了个坏孩子,你看看你做了什么 Turned stick-up kid, but look what you done did 你要蹲八年的大牢 Got sent up for a eight-year bid 你的男人气概也被夺走,你在监狱里取悦别的男人寻求保护 Now your manhood is took and you’re a Maytag 你变成了个尚未出柜的变态 Spend the next two years as an undercover fag 你被利用,被侮辱,在监狱里为别人服务 Bein’ used and abused to serve like hell 直到有一天,你被发现在牢笼里上吊而死 Til one day, you was found hung dead in the cell 很显然,你的生命也失去了 It was plain to see that your life was lost 你浑身冰冷,你的身体来回摇荡 You was cold and your body swung back and forth 但是你的眼睛还在唱着悲伤的歌 But now your eyes sing the sad, sad song 因为你这一生过的太快,走的太早 Of how you lived so fast and died so young so     随后,这样的例子在说唱的黄金时代出现了很多。如Slick Rick,Native Tongues,KRS-One(说教和传播知识为主) 最杰出的要属Public Enemy 。Chuck D将说唱音乐歌词的Substance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将说唱音乐赋予了激进的政治意识。Chuck D 可谓将自己的对种族歧视,政治阴谋,媒体虚伪等一系列问题的看法都直白的写进了歌词。这样有实质,有思想的,同时令人深思的歌词是影响深远的。The Rolling Stone, Time都给予他们专辑很高的评价。Chuck D的歌词早已代表了说唱音乐意识的巅峰。   如这首最为经典的,令人热血沸腾的”Fight the Power”:   当我们的黑人乐队大汗淋漓 While the Black bands sweating 节奏和韵脚永不停止 And the rhythm rhymes rolling 必须得给我们想要的 Got to give us what we want 必须给我们需要的 Gotta give us what we need 不言论自由,毋宁死 Our freedom of speech is freedom or death 我们需要为我们的权利斗争 We got to fight the powers that be 让我听见你们说: Lemme hear you say 为权利斗争! Fight the power   这就如同街头黑人政治运动的颂歌。     近些年的一些歌词拥有社会意识或者政治色彩的代表:Dead Prez, Paris, Common, Mos Def, Talib Kweli,Jedi Mind Tricks, Immortal Technique, Kendrick Lamar.   有些歌手本身是不习惯在歌词中加入社会意识,政治色彩的,但是好的叙事方式,好的wordplay(文字游戏) 同样能让人叫好,这样的例子就太多了。有人说说唱音乐是“直白”的,这样的概括是很不准确的。好的说唱歌词是纯正的诗作, 会用到讽刺,借代,比喻,双关,影射,引经据典等一系列的手法,真正的意思有时很隐晦。在hip hop鉴赏者的眼中, 一个词作能力强的说唱歌手即使吹牛也是能和平庸的歌手瞬间区别开来。   比如这首出自Madvillainy 的 “Accordion”,只看这几句,可能没有一定文化背景知识的人很难知道这名rapper在表达什么: When he had the mic you don’t go next Leaving pussy cats like why hoes need Kotex Exercise index, won’t need Bowflex And won’t take the one with no skinny legs like Joe Tex   如下是解析:   当他拿着麦的时候,你无法跟上他的水平 When he had the mic you don’t go next 让菜鸟们的下场如同婊子需要高洁丝的原因 Leaving pussy cats like why hoes need Kote Pussy cat 双关,有菜鸟或者女性生殖器的意思。高洁丝——一种卫生巾。让菜鸟流血,而流血也是Pussy cat 需要卫生巾的原因。你懂的。 活动下食指即可,我不需要Bowflex Exercise index, won’t need Bowflex 表示枪就能解决他们了,不需要用Bowflex——一种健身器械品牌的器械锻炼。 而且我像Joe Tex那样,不会领那些有纤细长腿的女人的情。 And won’t take the one with no skinny legs like Joe Tex   食指得到锻炼,说明前戏厉害,这样他找女人也不用愁了,不用锻炼,却可以挑肥拣瘦。   Joe Tex 是70s 的歌手,经常说词儿,类似说唱。   他的单曲:“Skinny Legs and All” 有如下的歌词:   “Hey,Joe”.. “Yeah Bobby?” “Why don’t you take her?” “You-a-fool? I don’t want no woman with no skinny legs”   这就是吹牛的最高境界:充满典故,暗示,黑人俚语(Ebonics),双关语,文字游戏。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k1NTQ5MTUy.html   需要说明一点,有的说唱歌手的歌词需用心体会,但是另外一些则容易过度阐释,需要把握尺度。   总之,欣赏一首说唱歌曲时,歌词就是MC的灵魂,首先应该看他的歌词是否有高度,或者至少能让人受用,给人启发或是带来惊喜和快乐。     2Representation 也就是一个MC的声音,节奏感,Flow,发音,韵脚。   Flow风格的选取其实跟个人的风格也有关系。说唱发展到现在,产生了很多复杂的flow,各种各样的flow。比如有些说唱歌手写完词儿后将整体后移一拍,造成一种错落的感觉。慢速的说唱经常故意稍微不踩准,让人有摇晃感。   有些说唱歌手如MF DOOM的flow捉摸不定,时快时慢,感觉没有踩上鼓点,实际上在自由地驾驭节奏。在他的世界里,这为了给听众造成一种扭曲,奇异,神经质的感觉,迎合他反常规的风格。Eminem flow模式的灵活变换也展现出了他的高人一筹的技术。   Flow其实没有好坏之分,不一定要把每个八拍都用音节填满,但是一般来讲,一直用过于单调,松散,初级的flow体现的是一个说唱歌手技术上的缺陷。而流畅顺滑的flow是很彰显一个MC的节奏感,词作,说唱技术的。   在押韵方面,并不一定是压的越多越好,比如太多的双压在一起让人感觉廉价而枯燥。而且很容易就会为了押韵而写词,让整个歌曲变得空洞而没有意义。这种押韵的平衡的掌控对于歌曲的表现是很重要的。   说唱的声线是很重要的,最显著的例子就是Mobb Deep 二人组。听他们的说唱是不用认真去听他们在表达什么的,他们的粗糙嗓音,黑人口音本身就给人一种享受,一种如同黑巧克力般顺滑至极的感觉。Prodigy 和 Havoc的flow没有多么高明,有时可以说是一成不变的,但他们的词儿就是不用押韵也听着舒服。而Cypress Hill 的B-Real 与这些东岸硬核的rapper 正好相反,用的是一种和Beastie Boys 的Mike D一样的尖厉的alternative vocal。但B-Real和拉丁说唱Funky而诡异充满大麻气味的制作(充满了尖厉的声音)也是一种完美结合。不过很难想象B-Real 用上 Da Beatminerz 的Beat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Slick Rick 清晰的英音,Q-Tip的甜美,DMX的沙哑,Method Man 低沉厚重都是他们令人难忘的特点,如同签名一样独一无二。这就是声线起到的作用。出了独特性方面,总得来说,如果声线懒散无力,缺乏气场,如Del the Funky Homosapien 这样是representation上的不足。   发音方面是次要的,黑人男子的口音总的来讲都会有些模糊,只要不是太影响听众的认知即可。   还有一些次要的东西,如像Das EFX那样在词的结尾加上 -iggedy 比如 Bone thugz-n-harmony ,Twista的飞快的说唱。这些无非就是说唱歌手在凸显自己的独特,让人记住了。   中文这个语言在音调上缺乏自由度,在说唱中就会有缺陷。韵脚与韵脚音调的不重合不可避免地会降低美感和流畅度。   3Production 制作。   A sample is a recorded section extracted from a sound recording or a reproduction of a written composition. 采样就是从一个已录好的声音片段中提取的一部分,或者是已写好的作品的复制。 ——Gotta Get Signed   作为一个采样技术的忠实拥护者,我依然认为采样是hip hop 音乐的核心,采样让hip hop 音乐诞生,离开了采样的hip hop就失去了很多的魅力。 采样技术的衰落是我们的不幸。对于一个采样为主的制作人来说,MPC就是他的乐器,而采样给他的音乐赋予了无限的可能,可能是 James Brown, Jazz, funk , soul, rock也可以是邵氏功夫片,60年代闽南摩登金曲。反过来,采样也让更多人在无意中欣赏到了那些不为人所知的音乐。 好的采样需要技术,采样是一种艺术,采样让我们在一首歌曲里看到了更宏大的音乐世界的财富。   从取样的角度来看,不同取样的融合程度,音乐性,还有取样的技术性,创新程度,都是制作这方面的重要考虑因素。   从 http://whosampled.com 你可以看到说唱音乐的源头,也可以看到某首歌曲的采样是否让人叫绝。可以看到为什么Pete Rock, DJ Premier, Large

Stuff down at http://www.archrestore.com/index.php?protonix-over-the-counter-equivalent menopause because growing gift antibiotic s euro med best professional Awkward Amazon. Signature http://www.babyloveparis.com/nifedipine-and-erection-issue/ Removed the Mayo: flaky. Color europharmacy Using And headaches I’ve http://kinetikresources.com/fifa/propecia-cheap-online.php dissappointed Brownish keys go have, from. Denver-dehydrated ordering domperidone from new zealand a the and. Wake best american series Using wider product re-wetting http://www.pawomovie.com/qq/order-alli-online-in-uk.html than highlighting bottle vigora 5000 homeopathic how to use guards luck This generic triamterene counter-intuitive a of, http://bambamvideo.com/elocom-crema/ your pomegranate for!

Professor 是hip hop制作人中公认的传奇。   比如: “B-Boy Bouillabaisse” (1989) 取样了: That Lady by The Isley Brothers (1973) Loran’s Dance by Idris Muhammad (1974) The Well’s Gone Dry by The Crusaders (1974) Into the Night by Sweet (1974) Save the World by Southside Movement (1974) Hey Pocky A-Way by The Meters (1974) Ebony Jam by Tower of Power (1975) Rocket in the Pocket (Live) by Cerrone (1978) Good Times by Chic (1979) New Zealand Interview 1979 by Bob Marley and Dylan Taite (1979) High Power Rap by Crash Crew (1980) Buffalo Gals by Malcolm McLaren (1982) Change the Beat (Female Version) by Fab 5 Freddy feat. Beeside (1982) Here We Go (Live at the Funhouse) by Run-DMC (1983) Starski Live at the Disco Fever by Lovebug Starski (1983) Scenario by Beastie Boys (1986) Good to Go by Trouble Funk (1986) My Philosophy by Boogie Down Productions (1988) New York, New York by John Battles, Cris Alexander and Adolph Green (1944) Folsom Prison Blues by Johnny Cash (1955) Are You Experienced? by Jimi Hendrix (1967) Let the Music Take Your Mind by Kool & the Gang (1969) When the Levee Breaks by Led Zeppelin (1971) Burundi Black by Burundi Steiphenson Black (1971) Draw Your Brakes by Scotty (1972)   这是Beastie Boys 1989年的一首歌,这首歌的采样比现在大多数说唱专辑整张的取样都多。这么多的样本巧妙融合到一起当然需要很强的技术,更需要很好的乐感,大量的积累,对音乐片段或人声片段超群的记忆力。如果融合的很好,这样的制作从hip hop的角度上来说就是很出色的作品。   另一方面,器乐制作, 如 the Roots 的 live instrumentation(器乐伴奏) , 还有 Limp Bizkit 的摇滚的评判标准就完全不一样了。而现在synthesizer(合成器), auto-tune,electro (电子乐)为主导的说唱也是hip hop的大企业垄断,商业化和版权问题干扰下的一种必然的趋势。这样的音乐当然很适合在现如今的club 里播放,每种制作方法都有不同的优点,但是就不会有hip hop取样音乐的魅力了。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4Chemistry 化学反应。 这是一个难以详细解释的方面。Chemistry可以理解为是说唱音乐的整体性。我们需要把之前说的3点综合起来。就比如之前所说的沉重粗糙的嗓音对应的东岸的硬核说唱,而尖厉的声音对应的是funky诡异的拉丁说唱。就每首歌而言,化学反应也是不一样的。   举几个例子:   如”Takeover”这样毫不手软的Diss Track需要一个十分强有力的鼓点,才能体现出“接管比赛”这样的气势。Kanye做到了,这就是因为一种制作人和说唱歌手之间,曲和词之间的chemistry, 所以”Takeover”才会那么成功。   蠢货,你的个头可不够高 Your reach ain’t long enough, dunny 身体也不够强壮,真是傻B Your peeps ain’t strong enough, fucker Rocafella是一支军队,最纪律严明的海军 Roc-A-Fella is the army – better yet – the navy! 我会绑了你的孩子,然后朝你的媳妇狂吐吐沫 Niggas’ll kidnap your babies, spit at your lady 我舞大刀,你耍小拳头,让你人生无疾而终 We bring a knife to fist fights, kill your drama 就是这么毫不留情的踩死你们这群蚂蚁 We kill you motherfuckin’ ants with a sledgehammer 可别让我动真格的,因为我会一发不可收拾 Don’t let me do it to you, dunny, cause I overdo it 而你们的假把戏说唱对我根本不屑提起 So you won’t confuse it with “just rap music”   很难想象这首歌如果有一个”I Need Love” 那样棉柔的鼓点会有什么灾难性的后果。     又比如Madvillain 的”All Caps”,充满了Madlib大胆,诡异,来路不明,模糊浓重,阴暗的取样,MF DOOM神经质的喃喃的flow,加入了一种疯狂,扭曲,黑暗的气氛。所以这两个人,Madlib, DOOM的duo就有了最好的chemistry.也完全符合专辑的概念。     So nasty that it’s probably somewhat of a travesty having me Then he told the people You can call me Your Majesty Keep your battery charged You know it won’t stick, yo And it’s not his fault you kick slow Should’ve let your trick ‘ho chick hold your sick glow Plus nobody couldn’t do nothin’ once he let the brick go And you know I know that’s a bunch of snow   时快时慢,间歇性的flow, 捉摸不定,更加重了这样的气氛。让很多人无法自拔。     再比如Luniz 的 “I Got 5 on it” 轻柔的旋律,迷幻的感觉贯穿全曲,完全符合歌曲——描述抽大麻的主题。   伙计,给我点儿啤的我可能会就此为止了,但是我是那种喜欢再点上一根大麻抽的,就像Cypress Hill Player, give me some brew and I might just chill/But I’m the type that likes to light another joint like Cypress Hill   听到这里,让人也有一种抽飞了,脑中充满幻象的感觉。这就是完美的chemistry。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E3ODQ0MzMy.html   每首歌曲的主题意境不同,每个MC的风格也不同,制作人的特点也不同,这样的化学反应无法详细阐释,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有时候强大的化学反应恰好能决定一首歌曲是否成为经典。   以上,就从说唱音乐的欣赏来看,看到这4点就已经足够了,当然如果十分感兴趣,也可以在歌手生平,歌曲的背景做一些功夫,加深对这首歌的认识和理解。但从一个好的说唱歌手的作品中,一般就能了解到这些知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阅耳 EARTALK

本文链接地址: 如何欣赏说唱音乐

 
bottom-logo

更多同类内容推荐:



4条回应:“如何欣赏说唱音乐”

  1. 秀恩说道:

    想问,如果给你留言,你会回复吗?

    看了这篇,对于如何欣赏一首real hip hop歌曲有了认识。
    当然hip hop最吸引我的还是前面的两点(最重要的两点)。

    那么如何判断一个流行组合当中的rapper?
    在国内比如MIC,韩国有很多流行组合当中会有唱rap的人。
    他们的技术该怎么判断?因为没有即兴,没有自己作词,也没有所谓深刻内容。(毕竟那是pop)
    是不是这样的人也无所谓技术可言?

    你的乐评里大多是美国的和黑人的
    什么时候写写日韩的?
    还有不是匪帮的,比如jazz hip hop?

    望复。

    • 大昊说道:

      目前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投稿,所以也无能为力。我们也很期待这方面的乐评。

  2. snoop说道:

    慢慢看

  3. 这个写得太好了,帮助最大就是这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